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夫人虐渣要趁早

番外102 谁都能看出慕辞典的卑微和狼狈(大结局五更) 文 / 恩很宅

    “辛早早,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宋厉飞声音很大,是真的为他们觉得捉急。

    相爱的人,为什么就要来这么互相折磨。

    辛早早到底在想什么。

    “我怕他给我带来灾难,我从遇到他开始,我就没有快乐过!”辛早早突然暴躁的,冲着宋厉飞吼道。

    “你是没有快乐,还是不敢快乐!”宋厉飞声音依旧很大,“辛早早,我告诉你你在怕什么!你在怕你承认你喜欢慕辞典之后,你伪装的所有坚强,你伪装的所有尊严,你伪装的可以一个人生活得很好会突然崩塌!你怕你承认你喜欢慕辞典之后,你怕你以后再离不开他,而你怕有这么一个人,成为了你生命的主宰,你怕把自己的人生交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上!说好听一点叫自强,说难听一点就是自私!自私的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自私的把那个爱你的,很爱很爱你的人伤得,遍体鳞伤!”

    “够了,宋厉飞!”辛早早不想再听了。

    “听不下去了是吧?!”宋厉飞冷冷的说道,“因为说到了你的痛点,所以听不下去了。”

    “我只是不想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辛早早,勇敢一点。有些人错过了就错过了,别到时候来后悔,别在慕辞典真的转身离开那一刻,哭得像个傻瓜!”宋厉飞说,说的时候,声音莫名哽咽了,“别错过了那个真的爱你如命的男人。”

    辛早早眼眶也红到不行。

    她喉咙很痛,就是想哭却忍耐着自己不哭的痛楚。

    “最后我再说一句。”宋厉飞稳定了一下情绪,“那天在游艇上为了救晚晚,你不顾慕辞典的感受毫不犹豫的靠近我,是个男人都会伤心,是个男人都会看不下去,慕辞典不是不计较,而是全部都忍了下去,作为一个男人,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不管是什么原因发生的事情,那种滋味都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好好给他解释,至少让他知道,你是在乎他的。”

    辛早早听着宋厉飞的话。

    响起昨晚上慕辞典说的那句“和宋厉飞不是很积极吗?”

    她咬着唇瓣,紧紧咬着唇瓣。

    “对了,还有一句。”宋厉飞似乎又想到什么,他开口道,“作为一个情敌都在为这个男人打抱不平,不是情敌三观很正,虽然我三观确实很正,只是因为情敌最能够看到,那个人到底,爱得有多深!”

    说完。

    宋厉飞挂断了电话。

    至于工作什么的。

    还汇报什么。

    辛早早有心情听,他都没有心情讲。

    他觉得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不是工作,而是辛早早怎么主动和慕辞典,冰释前嫌,重新开始。

    辛早早挂断电话,情绪并不稳定。

    她也没有问刚刚宋厉飞说工作的事情,她承认她此刻不想处理工作的任何事情,她承认她现在满脑子里面都是慕辞典,都是慕辞典的所有,伤心的,伤心的,还是伤心的……

    慕辞典到底快乐过吗?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她只知道,她不快乐,她只知道,慕辞典给她带来了太多伤害,她不快乐。

    她紧咬着唇瓣,眼泪就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转。

    月嫂在旁边抱着晚晚,看着辛早早的模样,也不再多说。

    本来还想劝几句的,但似乎,夫人也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动于衷。

    她想。

    感情的事情,还是让他们夫妻间自己解决吧。

    其他人说再多,有什么用!

    ……

    晚上。

    慕辞典回来。

    慕辞典制造了很多证据,很多洗脱罪名的证据。

    包括,迫使柳强夫妇说谎。

    事实上,柳茜确实不是他杀的,但他可以救起她,他没救。

    当时他和柳茜同时掉进海水里,两个人都被突然起来的海浪扑打着,根本没办法和海水抗争,如若不是季白间早就埋伏了水性极好的人在游艇下营救他,他也会沉入大海。

    而他被救起来那一刻,他就看到柳茜在海水里面扑腾。

    或许是最后人的求生本能,或许是在真正面临死亡时候的恐惧,柳茜也试图想要从海水里面出来,她不停的在叫着慕辞典救她,救她,她知道错了,让他把她救起来……

    他选择了冷漠。

    冷漠的看着她一点点被大海淹没,然后被人从海里面捞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把她那张像极了辛早早的脸,毁得体无完肤。

    他不能让柳茜带着这张脸走,这张脸只属于辛早早。

    而自己所有报复性的行为自然引起了警方的怀疑。

    柳强夫妇在第一时间得知柳茜死讯时,就一口咬定是慕辞典陷害的。

    档案,柳强的手,殷勤自然没有真的砍下来,不过是做了一个吓唬柳茜的样子而已,真正犯法的时候,他们不会做。

    现在慕辞典重新和殷勤在寻找柳强当初在柳家村犯罪的证据,用那个证据换取慕辞典的清白。

    毕竟柳强夫妇如若都不追究了,警察再追究,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最后自然就会以意外死亡定案。

    柳强是不同意的,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而且从小宝贝到大,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但柳强的老婆真的不想在失去女儿之后又失去老公,所以答应了慕辞典的交换条件,在极力的说服柳强。

    现在还在交涉中。

    结果,还是未知。

    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

    是因为官司的事情,也会让他有些心事重重。

    他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轻轻的打开了辛早早的房门。

    房门内,辛早早和晚晚睡着了。

    晚晚还含着辛早早的奶。

    他过去轻轻的让晚晚吐出奶,将她抱着放在了辛早早的旁边。

    给晚晚再盖了盖被子,起身走进了浴室。

    他把衣服脱在了房间内,手机也在房间。

    所以电话响的那一刻,辛早早就听到了。

    她怕吵醒晚晚,所以那一刻直接拿起慕辞典的手机按下的静音。

    而她之所以会在听到手机铃声一下就醒了,只是因为,慕辞典一推开房门,她就醒了。

    她看着手机上的来电。

    看着殷勤的名字,在她犹豫要不要帮慕辞典接电话的那一刻,电话挂断了。

    挂断之后,又打了过来。

    辛早早连忙一下,就摁下了接通键。

    “慕辞典。”那边传来殷勤的声音,“刚刚柳强……”

    “我是辛早早。”辛早早打断他的话,“他现在在洗澡。”

    “哦。”殷勤应了一声。

    “一会儿我让他给你打回来。”

    “你就不好奇我这么晚了给慕辞典打电话说什么事情吗?”殷勤问。

    “不好奇。”

    “辛早早,你心是石头做的吗?”殷勤突然问。

    辛早早脸色有些微变。

    “我听宋知之说,你醒了之后,问都没有问一下慕辞典的情况,你就不担心,他也被大海给冲走了吗?”

    “他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是啊,是活着。如果不是季白间做事情一向周全,慕辞典早就喂鲨鱼了。”

    “殷勤,现在很晚了,我要睡了。”

    “你还睡得着?这几天我为了慕辞典的事情我都睡不着,你到底还是不是人!”殷勤有些冒火。

    辛早早情绪也不是很好。

    一天之间,两个男人为了慕辞典来骂她。

    “你知道现在慕辞典在经历什么吗?”殷勤压根没管辛早早的情绪,有些不爽的问道。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不,你必须得知道。”殷勤对着电话狠狠的说道,“慕辞典因为杀人罪,有可能判死刑!”

    辛早早拿着手机的手一紧。

    “吓到了?”殷勤扬眉。

    辛早早紧绷着身体,说不出一个字。

    “当年慕辞典为了你杀了人,现在,又在重蹈覆辙。当年要不是你突然的大发慈悲,慕辞典可能早就判死刑了,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让他多活了几年。”

    “柳茜的死,和慕辞典有什么关系?”

    “是。原本没什么关系。柳茜想死,就让她死呗。但是你家慕辞典太爱你了,爱到连死人都不放过。在柳茜死了之后,慕辞典划烂了柳茜的脸,警方怀疑柳茜是被故意谋杀,而柳茜死的时候,唯一就是和慕辞典在一起,警方怀疑是慕辞典杀了他。”

    “不可能!”辛早早否定。

    “没有不可能!慕辞典为你什么都可能做,杀了一个柳茜有什么难的。”

    辛早早心口一紧。

    “没事儿,我们还在找证据,找证据证明慕辞典的清白。要是洗脱不了,慕辞典死了就死了,他应该不会很伤心,反正在他的世界里,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好好活着就行了。好了。”殷勤似乎也不想多说了,“确实很晚了,不打扰你睡觉了。”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辛早早拿着手机,整个人突然僵住了。

    她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刚刚殷勤说的话。

    说什么,现在慕辞典会判死刑。

    怎么可能?!

    柳茜自己要死的,为什么还要让慕辞典来陪葬!

    她僵硬着身体。

    慕辞典洗完澡出来。

    出来就看到辛早早拿着他的手机,整个人一动不动。

    他走过去。

    辛早早回神。

    回神那一刻,她眼眸微动,“殷勤刚刚打电话,我怕吵醒晚晚,所以接通了。”

    “嗯。”慕辞典微点头。

    他从辛早早手上拿过手机。

    辛早早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慕辞典拿着手机走向外阳台,出去的时候,还把落地窗关了过来。

    他给殷勤回拨。

    那边接通,“这么快就洗完澡了。”

    “嗯。”

    “我打电话就是告诉你,柳强那边已经答应了,再不答应我就又要用粗了。现在我们的证据基本上很充分了,明天去警局了解了应该没问题。季白间也给那边打过招呼了,如果没什么意外,明天你应该就可以洗脱罪名了。”

    “感谢。”

    “客气了。”殷勤说道,“只要你别像上次那样存心找死就行。”

    上次,上次是为了把自己的罪孽赔偿给辛早早

    这次……

    这次,他眼眸往落地窗内看了一眼。

    他舍不得放弃她们。

    即使,她不稀罕。

    他说,“不早了……”

    “慕辞典。”殷勤突然叫着他的名字,“刚刚和辛早早打了一下电话,我把你的事情说得挺严重的,就是为了吓唬她。我总觉得那女人对你太冷血了,所以故意骗了她。你要觉得这招有用你就继续装下去,要觉得没用就算了。哥们也只能帮你到此了。”

    慕辞典嘴角笑了一下,其实是有些自嘲的。

    他和辛早早的感情,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卑微和狼狈。

    ------题外话------

    宅以为今天可以完结。

    我高估了辛早早的固执了。

    明天,明天肯定完结。

    明天见。

    今天一口气写了5更,真的是,好累!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