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夫人虐渣要趁早

番外104 夜晚,深邃的夜晚(大结局二更) 文 / 恩很宅

    晚晚在慕辞典的怀抱里,就是一脸安分的,无比享受的模样。

    月嫂看着他们的样子说道,“我突然觉得,晚晚不会爬,是因为先生抱的时间太多了。在家里,但凡有空先生都是抱着晚晚的,晚晚都习惯了被爸爸随时随地抱在怀抱里。”

    辛早早转头看向慕辞典。

    慕辞典感觉到视线,也没有回头看辛早早,眼眸还是放在晚晚的身上,他淡淡的回答道,“以后我会多练习她。”

    这句话是对辛早早说的。

    声音就是冷冷淡淡的,听不出来什么感情。

    和看着晚晚的眼神完全不同。

    和对着晚晚说话的语调完全不同。

    辛早早抿唇,她从爬爬垫上站起来,穿上拖鞋,她说,“我回公司了。”

    “嗯。”慕辞典应了一声。

    就只是应了一声,所有的注意力就全部都在晚晚的身上,眼神中的宠溺一目了然。

    辛早早离开家门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慕辞典一直逗着晚晚,辛早早甚至都不知道,慕辞典一天的笑容会这么多。

    当然。

    慕辞典的笑容只是晚晚专属,对她的时候,就会冷漠疏远,就像两个租客住在一个屋檐下。

    月嫂看辛早早离开,转头对着慕辞典说道,“先生,我觉得夫人好像有点变了。”

    “嗯?”慕辞典的注意力就真的只是在晚晚的身上。

    “夫人刚刚看着你和晚安的时候,笑得很开心。”月嫂说。

    慕辞典嘴角笑了一下。

    心里也没有太大的起伏。

    是已经在渐渐让自己平复这段感情,平复这段只能压抑的感情。

    “要不先生再主动一点说不定……”

    “晚晚要吃奶了,你帮她温一下奶。”慕辞典直接打断月嫂。

    月嫂也知道先生不想爱过她在多嘴,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像他们这样互相冷淡下去,这还怎么可能和好啊?!

    ……

    下午。

    辛早早晚了1个小时回来。

    家里就已经吃过晚饭了。

    月嫂看着辛早早回来连忙说道,“我们给夫人留饭了。因为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就先吃了。”

    似乎是在解释。

    “嗯,不用等我。”辛早早淡淡的说着。

    那一刻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舒服。

    其实她不是一个计较的人,莫名现在却还是会有些计较。

    她计较的只是,他现在已经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了吗?

    辛早早抿唇,没让自己多想。

    她只是往客厅看了一眼。

    “晚晚睡着了,现在先生在房间陪着。”月嫂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连忙说道。

    “好。”辛早早点头。

    “我帮你温饭,你换个衣服就出来吃饭吧。”

    “谢谢。”

    辛早早走向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门。

    房间中一个裸体……

    辛早早顿了顿眼眸。

    慕辞典也顿了一下。

    他连忙转身,走进了旁边的衣帽间。

    辛早早咬唇,脸在莫名其妙的燥热。

    她其实知道是慕辞典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只是两个人突然这么撞见……

    要知道这段时间,他们连收手都没有碰一下。

    别说碰手了,平时两个人睡觉搁着一个晚晚不说了,慕辞典绝对穿得规规矩矩,从脖子到脚踝,绝对不让自己多露出一点点。至于她,至于她有时候会穿稍微有些清凉的睡衣,一般她穿那种睡衣的时候,慕辞典都是背对着她睡,眼神绝对不会乱瞥,两个人结婚后,纯得不能再纯洁。

    辛早早有些愣怔的那一会儿。

    慕辞典已经穿得规矩的走了出来。

    在家里面他一般会穿一套比较舒适的家居服,不是睡衣,只是比较休闲。

    辛早早看着他走出来,似乎才回神。

    她缓缓走进房间,听到慕辞典说,“我没想到你会突然回来。”

    辛早早抿了抿唇。

    “下次我会注意。”慕辞典说。

    说着,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后,就把房门关了过来。

    辛早早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堵得有些难受。

    她咬牙,看着熟睡的晚晚,顺了一口气,去换了一套衣服,简单洗漱走出房间。

    她走出房间后,在客厅的慕辞典就走进房间。

    就是,尽可能的不和她在一个空间里。

    辛早早吃完晚饭。

    月嫂在旁边陪着她,“夫人不合胃口吗?你想吃什么你告诉我,我让营养师明天重新准备。”

    这段时间月嫂比较清闲。

    本来她主要带宝宝的。

    结果宝宝基本上都不是他在带,大多数时间都是先生在带。

    而且白天晚上都不太让她带,她怎么都觉得自己有些吃闲饭,况且工资还是按照顶级月嫂的工资给的,怎么都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在家就尽量的在找事情做。

    “不是。”辛早早摇了摇头。

    “夫人看上去食不知味,是工作上不顺心吗?”月嫂主动找话题。

    “不是,下午吃了点下午茶,现在没怎么饿。”辛早早随便掰了一个借口。

    “哦。”月嫂点头,也不再多问。

    辛早早草草吃完了晚饭。

    月嫂就收拾着饭桌。

    此刻晚晚也已经睡醒了。

    慕辞典就把晚晚抱了出来,看着辛早早吃完了,就把晚晚递给她。

    好像已经形成了习惯,辛早早在家的时候,晚晚基本上都是辛早早的,慕辞典基本不会和她抢。

    而晚晚除了吵瞌睡的时候一定要爸爸,其他时候还是很好相处的。

    辛早早接过晚晚。

    接过晚晚之后,慕辞典就走向了一边。

    辛早早其实不知道慕辞典一有时间就坐在电脑前是为什么,她觉得,他或许只是为了和她保持距离。

    陪着晚晚玩了一个晚上。

    晚晚睡觉之前洗澡吃奶哄睡觉,这一套都是慕辞典。

    辛早早基本上就是在旁边看着。

    晚晚睡着了,慕辞典就会陪着晚晚睡下,所以他一般会提前洗澡。

    等晚晚睡了,辛早早才会去洗澡睡觉。

    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慕辞典其实一般都还没有睡着。

    房间中也还会有亮光。

    她今天洗澡顺便洗了个头,待吹完头发之后,就多花了点时间,她走出浴室就看到慕辞典好像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均匀的呼吸,手轻轻的放在晚晚的小肚子上,仔细看会发现,手撑起一点力度,并没有真的压在晚晚身上,大概是怕她打被子,所以才这么挨着她。

    辛早早心口又有了一些说不出来的悸动。

    这段时间面对慕辞典其实都有些……情绪在微变。

    她轻轻的躺在床上。

    躺下去之后,她伸手,小心翼翼的去碰慕辞典的手。

    她是觉得慕辞典这样撑着自己的手睡觉会很难受,而她晚上也很警醒,也能感觉到晚晚有没有打被子。

    当她把手靠近慕辞典的时候,手指刚碰到他的手指。

    慕辞典突然醒了。

    他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就好像,根本没有睡着,眼眸里面,没有半点刚睡醒的痕迹。

    辛早早不由自主的把手缩了回去。

    她小声说道,“我看你好像压着晚晚了。”

    “嗯。”慕辞典把手缩了回去。

    辛早早给晚晚重新盖了一下小被子。

    一张大床上,三个人三床被子。

    事实上晚晚盖得很好,她只是在掩饰尴尬。

    而她动手臂的举动,刚好让她胸前有些晃动。

    她今晚穿的一条白色的吊带睡裙,晚上睡觉是不会穿文胸的,所以很容易看到某些轮廓。

    慕辞典翻身,声音有些低沉,“我关灯了?”

    “好。”

    慕辞典把灯关上了。

    他背对着辛早早和晚晚,一个晚上都背对着。

    辛早早看着他的背影。

    她真的能够感觉到慕辞典对她的排斥,对她的很排斥。

    夜晚。

    不知道几点,应该是很晚了。

    晚晚现在基本上不吃夜奶了,但也难免会有那么一个晚上会突然半夜醒过来。

    她听到晚晚哭闹的声音,连忙坐了起来,打开了房间中的浅灯。

    意外的是,床的那边慕辞典不在。

    辛早早连忙把晚晚抱了起来。

    8个月,她没有给晚晚断奶,但也没有再直接喂奶,所以晚上有时候会半夜醒,都是慕辞典抱着去温冻奶然后给她吃,但此刻,又不知道慕辞典去了哪里。

    她把晚晚抱着下床。

    刚下床,慕辞典从浴室走了出来。

    “她突然醒了就哭。”辛早早解释。

    “嗯,我去给她温奶。”

    “好。”辛早早就一直哄着晚晚。

    慕辞典把奶温热装进奶瓶里面,从辛早早手上抱过晚晚,晚晚在宝宝怀抱里面就会安分很多。

    此刻看着爸爸手上的奶瓶更是很激动。

    慕辞典把奶嘴喂进晚晚的小嘴里面,小嘴一喝到奶就一下安静了,然后很卖力的大口大口吃着。

    晚晚的胃口是真的很好。

    不仅吃奶可以一口气吃240毫升,连辅食一次性也能吃满满一碗。

    医生说晚晚再这样发展下去,指不定要减肥了,提醒他们要多注意一点。

    显然,慕辞典是舍不得她女儿挨饿的,只要想吃,就一定给她吃够。

    辛早早站在旁边看着慕辞典喂奶。

    慕辞典没有抬头,眼眸就放在晚晚脸蛋上,他说,“你睡吧,一会儿我喂完奶哄她入睡就行了。”

    辛早早其实此刻也没有多少睡意了,刚刚被晚晚吵醒其实是有些艰难的爬起来的。

    但这一刻,她还是点了点头。

    她转身去浴室上个厕所,坐在马桶上,无意看到马桶旁边的垃圾桶里面,扔了一条内裤。

    一条……男士内裤。

    辛早早看着,似乎发现了什么。

    她转移视线,选择了忽视。

    她上完洗手间出来,晚晚还在吃奶,她躺回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看着慕辞典和晚晚的方向,看着慕辞典很安静的在喂奶,那一刻她的眼眸却又不由得往慕辞典的身下看了下去。

    是……自然溢出来吗?

    辛早早脸有些燥热。

    慕辞典并没有注意到辛早早的视线,他给晚晚喂完奶之后,抱着晚晚哄了一会儿,晚晚这小胖妞大概是真的饿了,吃完奶一会儿就乖乖的入睡了。

    慕辞典把晚晚放在床上,盖好小被子,那一刻发现辛早早还没睡。

    他说,“睡吧,她不会再醒了。”

    辛早早回神,回神那一刻莫名有些尴尬。

    因为刚刚脑海里面,脑海里面想的全部都是,浴室里面那条被扔掉的男士内裤。

    没有得到辛早早的回应,慕辞典也没有多再多说。

    慕辞典把房间的灯关了。

    房间中又黑暗了,又安静了。

    安静到一点声音都没有。

    辛早早有些辗转难眠,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就像有团火一样,莫名想要燃烧,想要燃烧……

    而旁边的人,却似乎睡得,很沉很沉。

    ------题外话------

    呼呼,终于接近尾声了。

    下一更,不见不散!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