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收藏mobile同步更新網址 www.hdwx.net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615 兄弟见面 文 / 染筱萋

    龚一唯知道,一鸣如果见不到自己,肯定还是要跑回来的。

    既然如此,还不如他去找他。

    所以,龚一唯‘气势汹汹’的去找了伊藤桑,将一个关心弟弟生死安危的兄长表现的淋漓尽致,第一次那么激动摔了他的笔墨,砚台。

    若是换做以往,伊藤早就让人把他丢出去喂狗了。

    但是今天难得一见的温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漠的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我要出去找一鸣。”

    “好!”他抿了抿薄唇,“给你一小队的精英够不够?”

    龚一唯点头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如果我弟弟有什么三长两短,伊藤桑所研究的半成品就永远成为半成品吧!”

    伊藤偏着头,目光却并未落在他的身上,不知思索着什么?

    朝着龚一唯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为了不引起伊藤的怀疑,龚一唯调取了干布城里排得上名号的人,一同前往城外找人。

    *

    而这一头,权少彦拿着食物送去给龚一鸣时,发现门外的守卫倒在了地上,立刻冲了进去,果然并未看见他的人。

    “人,人跑了!”

    他的喊叫声立刻吸引了其他人,东方夜袭与百里景汐刚好接到了柒柒发来的最新摩斯密码。

    “策反?”

    东方夜袭想到了今天拐来的那个臭小子,“策反他吗?”

    “好像是这样的。”

    “那个小子心术不正,总想从柒柒身上挖到一些什么,这样的人留着也是个问题。”

    “我相信柒柒的判断……”

    “跑了,人跑了!”

    两人冲了出去,看着权少彦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了过来,“龚一鸣打了人跑了。”

    东方夜袭就快气笑了,“人都跑了,还怎么策反。”

    “我们的车上有定位,先找人再说!”

    “找到他,我发誓不会先策反,我要把他揍成猪头。”

    “权少彦,你留下来等我们。”

    *

    龚一鸣是学计算机的,却不是学地理,在荒芜的沙漠中更是无法判断东南西北,车子开一开就找不准方向了。

    到最后也只能是浪费油,直至车子里的邮箱见底,最后才弃了车子,改为两条腿逃命。

    远远的听见有车子轰隆隆的声音,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他将自己埋藏在凹处,用黄沙掩盖着自己。

    幸好是黑夜,沙漠里看不清的他的脚印。

    一行人兴师动众,走的又是浩浩荡荡。

    最终无人之时,他才敢爬出来。

    他摸进了城内,与外面的荒芜对比,这里可谓是一座不夜城。

    龚一鸣躲躲藏藏,在这里除非亲眼见到哥哥,否则他谁也不信。

    充满酒气与呕吐异味的偏僻街道,马路边躺着喝的伶仃大醉的壮汉,旁边躺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倒在血泊里,龚一鸣从来不知道和平年代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杀人就像是一件家常便饭的小事,喝醉酒的壮汉握着凶器,企图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眼睛一眯,就看见了谨慎的‘小老鼠’龚一鸣,露出痴汉一般的笑容。

    “小家伙,来!”男子说着龚一鸣听不懂的话语,潜意识告诉他,这个男人不好惹。

    说不定下一秒他就会朝着自己挥舞着匕首,他下意识的后退。

    平常锻炼的力气都用在了方才的逃命,此刻他的脚下重千金,迈开的每一步都十分的艰难。

    醉汉摇摇晃晃朝着龚一鸣扑了过来,他脚步一转,却一脚踩空,掉在了一旁肮脏的下水道里。

    混合着臭味,还有淡淡的血腥味,龚一鸣忍不住频频作呕。

    眼见大汉即将扑过来,一声枪响乍起。

    大汉在他的面前轰然倒塌。

    他企图想要寻找开木仓的人。

    蓦地,一道熟悉的声音故意被压低了,“躲起来,听东方夜袭和百里景汐的话,等我活着去找你。”

    杂乱的脚步声纷沓而至,他的行动比大脑更快一步,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冲进了某条脏乱的后街,将自己掩藏在了垃圾桶内。

    忍着令人作呕的味道,他捂着嘴连呼吸都不敢。

    偶尔能听到哥哥冷静的发落,好像是把地上的两个死人抬走,这里也没找到人这样的命令。

    后来彻底没了声音,他也不敢从垃圾桶里爬出来。

    直至,垃圾桶盖被人大力的拉开。

    他心头一紧,双眼惊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东方夜袭!

    他下意识松了口气,还不等给他半点时间喘息,整个人就被东方夜袭拖拽出了垃圾桶。

    他二话不说,握拳就狠揍了他,“臭傻逼,老子救你,你却上赶着去送死,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从方才的惊魂中尚未回魂,面对东方夜袭的痛扁,他却连半点反抗的力气也使不出来了。

    只能无助的护着头,任由着他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

    百里景汐阻拦,“二哥,别打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先带着他离开这里再说。”

    东方夜袭自然知道以大局为重,一把将他拖拽到车上。

    皮肉疼痛令龚一鸣忍不住龇牙咧嘴,下手狠是真狠,却并未伤及他的要害。

    疼的是皮肉,对方并未下死手,想到哥哥留给自己的话,龚一鸣开始怀疑自己的行动是不是对的?

    回去的路上,三人很有默契的沉默,各自不知想着什么?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