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我在年代文里暴富

第02章 001号种子实验室 文 / 乔一水

    乔青玉没有想到贺修煜会给她一个保证。

    这也是原主求而不得的。

    可惜的是,即便听到这样的话,她的内心也毫无波动,似乎原主离开的很干净和彻底。

    她琢磨了一下,试探的道,“既然我们的开始很糟糕,继续下去也许会更糟糕,我这些天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初有多么的冲动,所以,我们离婚吧。”

    贺修煜神色蓦然凝滞住了。

    一双桃花眼专注的盯着乔青玉,凌厉的视线如刀锋寸寸刮过她的脸颊,似乎在查看她说的是真是假。

    乔青玉咬住嘴唇,眼睛都不眨的任他打量。

    真心话。

    绝对的真心话!

    可随后,一声低不可闻的轻笑响起,他笑了,可笑意不达眼底,“乔青玉,婚姻不是儿戏,这样的话,我第一次听,可却希望是最后一次。”

    乔青玉,“……”

    听着掷地有声,可她遗憾的想,这话可不是最后一次。

    她马上就要准备说第二次。

    你能咋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口传来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小贺,时间到了,我们要出发了。”

    吉普车里还有人?

    贺修煜站起身子,他蹙眉扫视了一眼乱糟糟如猪圈一般的屋子,视线落在用清亮亮的眼眸盯着他的乔青玉身上,“我该走了,李大嫂又救了你一次,记得去谢谢她。”

    说完,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乔青玉忙转身趴在窗户前,低矮的院墙自然遮挡不住贺修煜高大的背影,他上了一台军绿色的吉普车,一阵轰鸣声响起,随后声音渐远,扬起的烟尘也遮挡住了乔青玉的视线……

    乔青玉趴在窗台上又咳嗽了半天,感觉好了一些这才察觉到她的右手还紧紧的攥着。

    她忙展开手,一个形状好似核桃的东西躺在她的手心里。

    她眯了眯眼睛,眼底里闪过一抹迷惑。

    她是为了救两个落水的熊孩子出事的,孩子被她安全的送到了岸边,可她却脱力沉进了冰冷的湖水里。

    意识消散之前,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旋涡,有一个东西在旋涡处漂浮,秉承着临死也要挣扎一下的想法她一把将那个东西抓在了手里。

    等她再醒来,就成了一本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了。

    虽然按照道理这玩意不该和她一起穿进书里,可是人都在书里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乔青玉将这个东西翻来覆去的看,不是核桃也不是石头,到更像一种植物的种子。

    她无意识的使劲攥了攥。

    突然,一抹刺疼从手心传来,乔青玉忙张开手心,却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随后有电子音响起:“指纹验证成功,空间器启动,001号种子实验室为您服务……”

    乔青玉只一眨眼的功夫竟然站在了一处白雾氤氲的空间里。

    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排排五层金属货架,铺的是厚玻璃板,上面摆满了透明的玻璃罐子。

    乔青玉眼前一亮,忙凑上前看去,玻璃罐子里面竟然是刚刚发芽的种子,她心跳加速,难道这是随机赠送的福利?

    她环顾四周,随后看到了半空有一个悬浮的面板,点开之后,乔青玉这才知道了她开启的是什么。

    这间用磨砂玻璃建造出来的没有门和窗大约八百多平方米的实验室,也叫空间器,在宇宙里也不知道流浪了多少年,货架上都是刚刚发芽的种子,种类繁多五花八门,甚至还有乔青玉都没听说过的植物。

    现在实验室的空间被设定为静止不动,使用方法也极其的简单,乔青玉从惊喜中慢慢的回过神来,这是让她去种田吗?

    她连麦子和草都分不清的!

    乔青玉出了实验室,那一枚空间器已经变成她食指指肚上微不可查的一个红痣,只要将拇指按在上面十秒钟,她就可以自由进出种子实验室。

    忽然,她的眉头蹙了蹙,下一刻,乔青玉闻到了一股怪味,四处查看了一下,这才发现是被褥和她的衣服散发的气味。

    她差点没被熏吐了。

    不由得想起了刚才贺修煜神色不动的样子,随后视线落在了放在桌子上的那一摞钱和粮票上。

    这是原主一个月的生活费。

    原主这姑娘是真馋,来到家属院不过才一个多月,就将贺修煜给她的八百元钱和粮票肉票都造没了。

    要知道八零年的八百元,购买力可是很强大的。

    不过好吃的也没白吃,吃的白白嫩嫩的,尤其是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好像会说话一样。

    乔青玉放下小镜子捏着鼻子出了屋子。

    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半,阳光毫无遮挡的笼罩住大西北这片土地,实验基地距离临时家属院大约有一百里,四周都是荒芜的土地,因为是四月份,偏寒冷的大西北只有小草冒了头。

    乔青玉思索了一下,别的暂时先放一放,她得收拾下屋子,虽然是临时住所,可也接了水管子,厨房里的锅还挺大,她烧了一大锅热水,将换洗下来的被面和床单都扔进了放了碱块的大盆里。

    泥坯房中间是厨房,两边各有一个房间,乔青玉住的是东侧,西面的上了锁,据说那就是男主贺修煜放书和笔记的地方。

    她只扫视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再等一个月,等贺修煜回来她就和他继续谈离婚的事情。

    要说这贺修煜在这场婚姻里,也是一个牺牲品了。

    这事要从贺修煜的爷爷奶奶说起。

    贺修煜的父亲叫贺山,也是如今某处的高级顾问,他是家里的独子,在他十岁的时候父母就给他买了一个童养媳,比他小四岁,名字叫韩香兰。

    两个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特别好,可惜的是贺山在十五岁那年被抓了壮丁,这一去就是十年。

    一九五零年,贺山满怀希望和憧憬的衣锦还乡,哪里想到,早在五年前,十六岁的小香兰就被贺山的父母卖给了邻村的一个庄稼汉换了一袋子糙米。

    再相见,韩香兰已经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

    贺山大病一场,又恨又怒又愧疚的离开了贺家屯……

    韩香兰就是乔青玉的亲妈!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