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我在年代文里暴富

第611章 大结局(一) 文 / 乔一水

    不得不说,目前的不少项目都是从空间器衍生出来的。

    贺修煜比谁都知道空间器的重要性。

    车子行驶在柏油马路上,贺修煜神情严肃,目光望着前方,他想,乔青玉他们估计现在快到了吧。

    ……

    此时乔青玉一行人果然已经到了现场,也就是九道梁最里面的一处,占地面积大约有2000多平方米的山坡。

    这里没有高山,都是这样一道又一道的山坡,坡度很缓,虽然临近沙漠,可是这里的土质还是可以种植大麦草的。

    经过了五年的努力,这里也已经绿草茵茵了。

    北面过来的风沙也能有效的阻隔,在外围是一排又一排的水杨木,一路走过来,水杨木大都已经成材,也没什么特殊的变化。

    在他们脚下的这片草地是普通的大麦草,但是再往前走,众人就不得不停住了脚步。

    后边也有不少人扛着器材来的,差不多也有二十多人,此时都站在了长势分明的两片草地中央。

    他们脚下这片草地是正常的,前面是变异的。

    这种变异的大麦草叶子宽大,整株草比普通的大麦草要高一倍,这边是绿意葱葱的变异大麦草地,没有一朵野花来点缀。而另一边野花漫山野,五颜六色的很是漂亮。

    陆晔对大家说道,“这就是我跟大家所说的,已经变异了的大麦草,周围已经是选择性的保护起来,也已经取了土壤的样本,送去帝都做研究了。”

    陈天良朝前走过去,这些人也开始分散了。

    陈天良现在是荒漠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之一。

    他在陆晔的领导之下,两个人搭班子,一开始偶尔有摩擦和矛盾,但现在两个人相处的很好。

    这一次也是陈天良先发现的,然后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了陆晔,陆晔这才通知了乔青玉,又组织了算不上考察团的一行人,然后这里的土壤和样本还给了腾海科研基地一份。

    有几个专家和教授也在认真的查看着。

    而乔青玉从踏进这片变异了的大麦草地的那一刻起,她就有些心神不宁。还有就是手指的那颗痣总感觉有些热热的,这让乔青玉神色很是严肃。

    陆晔在旁边说道,“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乔青玉摇摇头,“没有。”

    “这里已经被保护起来了,放牧牛羊的也不会到这里来。”陆晔指着前面的方向解释着,“不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植物嘛本来就是千奇百怪,在生长的过程中,因为某些特定的因素发生了变化并不稀奇。”

    乔青玉心口一动,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很快的就移开了视线,然后再度望向眼前的这片大卖草地,赞同的说道,“你说的对,要是研究出来大麦草对人体和牛羊没有什么伤害,完全可以收集草种进行普及啊。”

    “我们来之前也开了个会,想法和你的差不多,等帝都和腾海科研基地的研究报告出来之后,我们再做决定。”

    而此时乔青玉的手指肚又再度发热,她不得不终止了和陆晔的谈话,朝着前面的方向走去。

    而陆晔也转过身去和另一个专家低声的说着什么。

    也有人现场就取了土样,回到车里开始研究起来,也有人开始拔草,研究它的根系,这是很明显的,这里的根系特别的发达,比他们刚踏入的那片原本的麦草地根系要发达的多了。

    根系有手指粗,里面似乎蕴藏着丰富的水分。

    有的根系差不多都有一米多了,这对大麦草来讲也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将其拔出来很是费了一番力气。

    因为刚刚进入夏天,所以气候并不炎热,这里也没有暴烈的风沙,如果不是抱着研究的目的,真有一种野外踏青的感觉。

    忽然,乔青玉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变异的大麦草地里没有野花。

    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发现。

    乔青玉将自己的疑问说给了旁边人听。

    旁边的人点点头说道,“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了,很可能是变异的大麦草种对于野花的种子有吞噬的能力,所以这些野花在这片草地里没有生存的空间,但也很可能是其他未知的因素。”

    这人是陆晔一个单位的,也是一名技术员,农业大学毕业,这番话,乔青玉是很赞成的。

    然后乔青玉就朝着另一侧没人的方向走去,这里视野还算是很开阔,大家星星点点的散落在各处,到这里来考察也算是调研,总要有所收获才能回去。

    但在这里待的时间也不会过长。

    而乔青玉去的方向是西南,在她不远处是陈天良的身影。

    乔青玉也像别人一样看看草叶看看土壤,本来陈天良就在她前方不远处,可突然之间乔青玉的视野里没有了他的身影,乔青玉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她的手指放在草叶下面的土壤上,心里在想,为什么会长得这么茂盛呢?这么突然变异了呢?

    不一定是草种的原因,因为贺修煜说过了,空间器里的草种轻易不会变异,那么问题应该就是出在土壤上。

    乔青玉捏起了一撮土,等再抬头突然之间又看到了陈天良。

    但陈天良的方向却是移动了一两米的样子,离她这边倒是近了一点儿,这边草丛的确很高,可他们离得并不远,而草丛也没有达到人的高度,陈天良的个子1米80多,就算是蹲下来草丛也挡不住他的身影,况且他只是半弯着身子。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乔青玉不确定的想着,她搓了搓手里的土,却总感觉手指越来越热,似乎这土好像和她的手指有些莫名的联系,这样的感觉是突然升起来的。

    乔青玉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空间器,毕竟她和别人不一样,凡是遇到这样的现象,都不约而同的会往自己的空间器里想。

    然后乔青玉不由自主的又看了一眼前方的陈天良,这一次乔青玉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就在刚才陈天良站着的地方,此时已经空空如也,除了随风轻轻摇摆的草叶再没有其他。

    而更远处的是其他人的身影,陈天良并没有在这些人当中。

    这一刻乔青玉揪住了自己的衣裳,心底里真的是惊涛骇浪,难道陈天良也像张家老祖一样进了自己的空间器的外部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只怕要糟糕,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不像当初她远在西川,而张家老祖是在北城的。

    乔青玉赶紧像上次那样凝聚心神,默念着:出去。

    她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死死盯着刚才陈天良消失的地方,这都已经过去二十多秒了。

    陈天良并没有出现,那么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进到自己的空间器外部。

    乔青玉悬在嗓子眼儿的心稍微的放了回来,可随即又紧张起来,因为就在下一秒陈天良又出现了。

    乔青玉不由得惊骇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开口喊道,“陈大哥。”

    陈天良回过头,看到是乔青玉,他对她点了点头,想了想就朝她这个方向走过来,沉声地问道,“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乔青玉愣愣的看着陈天良,心里想着,难道陈天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突然间消失好几次,然后又突然间出现的事吗?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她又朝着周围的方向看过去,也没有人对他们两个露出异常,也就是说陈天良的异常,只有自己发现了。

    乔青玉想要说的话,死死地咽了回去。

    她笑着说道,“暂时也没有呢,其实也没必要大惊小怪,刚才陆晔也说了,植物变异在植物界并不少见。只是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这样的现象。”

    陈天良的确没有意识到自己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诡异现象,他温声的说道,“已经给所有种植大麦草的地区打了电话,让他们迅速派人去查看,如果发现异常,我们这里会接到消息的。”

    “发出通知已经多长时间了?”

    陈天良略微沉吟了一瞬,“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了。”

    也就是说这些地区附近的大麦草肯定没什么异常,不过大麦草地战线拉得很长,有一些距离城区非常远,就像这九道梁,开车也要六个多小时,所以还要再等几天。

    而这时候有人喊陈天良,陈天良对乔青玉说道,“你也别走太远,我们一会儿就要回去了,我去那边有点事儿。”

    “陈大哥你去忙吧,我在这里再转转。”

    陈天良转身朝着喊他的那个方向走去。

    目送着陈天良离开,这次没有异常。

    乔青玉朝周围看了看,然后蹲在一处草丛边,压着嗓子给贺修煜打电话。

    贺修煜正在开车,看到是乔青玉的来电,马上将电话接起来,那头乔青玉先问他有没有时间。

    贺修煜道,“我正在去往九道梁的路上,我有些心神不宁,所以就决定去找你了,路上给你打电话,你那边没信号,不过我再有一个小时就到了,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乔青玉没有想到贺修煜竟然能来,此时的乔青玉,因为贺修煜马上就要来了,一颗心稳稳的落到肚子里,她又压低了声音,将刚才自己的发现告诉了贺修煜,停顿了一下就又接着说道,“不知道咱们科研基地的研究结果出来没有?”

    “没有,我没接到消息,他们研究出来之后会打电话告诉我的,这件事儿你先不要和别人讲,就算是说了他们也只当你是眼花,而且陈天良这人本来就有执念,你这么一说,他估计以后都得住在这片草地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冒失的。”

    那头贺修煜嗯了一声就放下了电话,而乔青玉则是站起身子,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她是戴着帆布帽的,摘下来扇了扇风,只不过这一次乔青玉轻松多了。

    虽然空间器在她身上,可是很多问题还真的需要贺修煜来帮她。

    现在这么观察,其实真的看不出什么来,实验最终的结果还是要靠研究靠分析和检测。

    一切都要以科学数据说话。

    但也不能说一点发现没有,最起码这些人都察觉到了这两处的土壤肥度不一样,变异的大麦草下面的土壤更肥厚一些,颜色趋向于黑色。有点像北方肥沃的黑土地。

    但和北城比起来还是有一些不同,不如北方的黝黑,里面掺杂了一些颗粒与沙子。

    不大一会儿山脚下那边就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陆晔就朝着下面看过去,等看到是台特殊的吉普车,眉头挑了挑,这是贺修煜来了,转头去看站在不远处的乔青玉,笑着说道,“你家贺总工来找你了。”

    陆晔还冲着朝山上走的贺修煜开玩笑说道,“这是不放心啊,想亲自接人回去。”

    贺修煜笑了笑,没否认却也没承认。

    他拎着一把铁锹,他的视线在这片变异的大麦草地上转了一圈儿。

    而旁边的陆晔就将自己刚才跟乔青玉说过的那些话,又跟贺修煜讲了一下,而陈天良也站在旁边。

    贺修煜不动声色地扫视他一眼,但心里并不淡定,因为他同样担心陈天良很可能去了空间器的外部。

    几息之后,贺修煜可以断定,陈天良去的并不是那个地方。

    尤其是现在陈天良还将他单独拉到一边,又压低了声音问他是否开始研究时间和空间这个课题。

    如果他去了空间器,就算是他不跟贺修煜讲实话,可也不会这么淡定。

    可是,陈天良突然消失了又该怎么解释呢?

    难道这里还存在着时空裂隙,也或者说这里还存在着另一个空间器!

    贺修煜索性蹲了下来,然后将身前的一丛变异了的大麦草拔了出来。

    他用带来的铁锹,开始挖下面的土壤。

    另一边也有个人早就像他这样做了。

    陆晔走了过来,说道,“老刘已经挖了一米多深了,土壤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片变异的大麦草根系将土壤给改良了,就是不知道改良了多深。”

    贺修煜停下来,陆晔就将他手里的铁锹接过来,吭哧吭哧的挖起来。

    贺修煜斟酌着说道,“大麦草种变异的可能性极低,低到无法计算的地步,可眼前的事实是,大麦草的确是变异了。”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