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

第147章 给哀家把亲蚕祭服拿回来!两更 文 / 连玦

    张太后看着看着,还训起人来了,“嗳!望舒你也太不会体贴媳妇了,你喂这么大口,你媳妇嘴这么小,这怎么行?”

    司浅浅听着,都不好意思吃了,想自己拿来吃。

    但萧律没准,“没听到皇祖母的训话?得让本王学学怎么喂好媳妇。”

    “是这个理。”张太后认同点头。

    司浅浅:“……”可不敢啊。

    好在外头已传来清宁宫大太监的话,“启禀太后娘娘,早膳来了。”

    张太后这才赶人道:“去吧,去外头喂你媳妇去,让她多吃点,瘦瘦巴巴的,你看着也不心疼?”

    “心疼。”萧律没少投喂小王妃,奈何小王妃就是不长,也不知道为什么。

    代宗真没眼看了,“行了,快带你媳妇出去吧,朕和你皇祖母有话说。”

    “是。”萧律从善如流的将小王妃抱走。

    司浅浅怪尴尬的,但还是要叮嘱张太后,“皇祖母,你可悠着点,别太累,别动怒,别说话太大声。”

    “晓得了,晓得了。”张太后笑眯眯应下。

    代宗瞧着,叹了口气,“您倒是真喜欢上这孩子了。”

    “哀家前儿就跟你说过,望舒家的,是个好孩子。”

    “不瞒您说,您说的时候,朕还真不信。”代宗实话表示,“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没什么规矩,但这也不能怪她,主要是左相夫人的问题。”

    “怎么说?”张太后想知道关于可爱孙媳妇的一切。

    代宗就将小柳氏的事,以及司浅浅的身世,都仔细说来。

    张太后听得抹了泪,把代宗惊到了,“母后这是怎么了?”

    “哀家可怜的浅浅。”张太后心疼得很,气息有些短促。

    冬春忙给她喂水,“您快冷静些,别忘了秦王妃方才的叮嘱。”

    “知道了。”张太后努力平静下来,还是觉得很心疼,“那哀家得多疼她一些。”

    代宗:“……”其实,朕说这些,是想您考虑一下,这样的孩子,不太适合掌宫权,还是任氏比较合适。

    然而张太后完全没这么想,她还说了,“哀家本来想着,日后好好教浅浅熟悉宫务,让她尽快上手,现在想来,哀家得努力活久一些,帮她看着后宫。”

    代宗:“……”

    “好了,你也是重病在身的人了,出来这么久了,回去喝药吧,别哀家这里好了,你这头又病倒了,累了浅浅。”张太后赶人了。

    代宗起初听她说前面的话,还觉得有理,结果……

    后面的话就让他哭笑不得了,“您这是担心朕病倒,还是担心律儿媳妇累到?”

    “你都一把年纪了,头发都白了,还争这个?要脸不。”张太后没好气怼道。

    代宗没脾气了,“母后说的都对,那朕先回去了,您也记着律儿媳妇的话,别……”

    “行了,别啰嗦了,去吧。”张太后不耐烦听。

    代宗直摆手,“朕是明白了,有了律儿媳妇,朕这个儿子,您都不想要了。”

    张太后笑而不语,目送走了代宗。

    外头的萧律和司浅浅听说代宗要走,都起身相送。

    张太后听着,就问了冬春,“清思殿那边如何?”

    “娘娘还操心这些作甚?”冬春不肯相告,“您啊,就踏踏实实歇着!那头有前太子妃在,出不了岔子。”

    “可惜了。”张太后叹道:“原是想让浅浅露个脸,镇镇那些就会道听途说的长舌妇,奈何哀家身体不争气,竟病倒了。”

    “您啊,若是想帮秦王妃,就快快好起来,近来少操心。”冬春表示。

    张太后点了头,“那可不,再过十天,就是司天台看定的祭蚕吉日了,哀家定要在这十天内好起来。”

    “那您先躺下来,好好睡一觉。”冬春服侍道。

    张太后却不愿意,“那不行,你先去,去把哀家亲自为浅浅画定的亲蚕祭服取来,哀家要先瞧瞧浅浅穿了如何,才睡。”

    “好好好,那您先躺会,老奴这就去安排人取来。”冬春说罢,就出去做了安排。

    殊不知——

    清思殿内。

    薛氏已在起哄,“这祭服瞧着款式竟是上京城不曾有的!十分别致、清雅,霜儿你快试给舅母瞧瞧。”

    “这、恐怕不合适。”任珺霜想着张太后还没来,不能如此。

    浣姑姑却说,“太后娘娘定是身体不适,不会过来了,她老人家既做了安排,您可不能辜负,就试试吧。”

    “可冬春姑姑并未让人捎话来,说明皇祖母定是要来的,再等等就是。”任珺霜还算坚持。

    奈何其他命妇也在起哄了,“那也无妨,太后娘娘请帖上不是说了么,今儿就是寻常春宴,不拘什么,太子妃现在穿完,一会太后娘娘来了,您再穿一次便是。”

    “对啊。”有小娘子也跟着附和起来,因为都很好奇,能让薛氏如此盛赞的亲蚕祭服,到底是什么样的祭服。

    要知道,薛氏看着爽朗,却是上京城中最会装扮的贵妇,平常穿衣佩带,都十分讲究、有品位。

    许多高品命妇和宗室贵人,都仿着薛氏的穿戴来装扮自己呢!薛氏女儿的着装,也是小娘子们争相效仿的对象。

    任珺霜盛情难却,只好勉强应下,“也罢,本宫这便试试。”

    “快去吧!”

    “太好了!”

    众人纷纷叫好。

    有的则在问薛氏,“节度使夫人,您怎么知道亲蚕祭服款式别致?”

    “也是凑巧。”薛氏表示,“我来得早,正好尚服局的崔尚服,亲自给霜儿送来这祭服,就瞧了一眼。”

    “来得早?是多早啊!”

    “自然是宫门刚开不久那么早!”薛氏笑道,“霜儿在大国寺清修了五年,避不见客,如今她能回宫来宴客,我这个做舅母的,不得早早来瞧瞧啊!这也是自家闺女一样的孩子啊。”

    “是了是了。”命妇们附和道,“太子妃和你们卢氏亲厚,谁不知道?”

    “说起来,怎不见太傅夫人?”想起任珺霜母亲的命妇们,都问了一嘴。

    薛氏就说了,“要来的,但任老妇人近来身体不适,太傅夫人不好早来,还特意叮嘱了我,让我好好帮着霜儿。”

    “原来如此。”众女眷表示明白了。

    闲聊间,任珺霜也已穿戴好。

    因着尺寸都按着她的尺寸改了,所以她这一试穿出来,众女眷就哗然一片了!

    “节度使夫人诚不欺我等也!真真是好看!”

    “花样太别致了吧!还素雅应景得很,是不曾见过的啊!”

    “主要是款式!你们看……”叽叽喳喳的女眷围着任珺霜赞不绝口,且都是出自真心,并非阿谀奉承。

    毕竟张太后年轻时,可真没薛氏什么事,她才是独领上京城时尚圈的杠把子人物。

    这些年虽是在大国寺清修,但张太后的品味不仅没有降低,反而更高端了!

    这一水的亲蚕祭服,由她设计而来,既符合亲蚕主体,又有股子仙逸之气,光看祭服,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任珺霜这个人呢,几乎都被无视了……

    不过任珺霜被这么围着称赞,一点不觉得自己被忽略了,还一直谦虚表示:“诸位过誉了。”

    “不不不!”女眷们表示真没有!这神仙般的时尚祭服,好想拥有!

    “尚服局这本事越来越好了。”薛氏也是爱不释手,“如此款式,不知可否仿来,我等可将花样换去,不用这亲蚕主题。”

    “对啊对啊!薛氏你认真瞧瞧,回头做出来,快跟我们讲啊,我们也去做一身。”

    “是啊!就算款式也不能一样,大致改改,定也是极好看的!想来无大碍。”激动的女眷们,已经在幻想自己能拥有同款了。

    任珺霜觉得差不多了,不好太张扬,便说道:“诸位既已看完,本宫就换下了。”

    “别啊!再看看呗。”薛氏寻思着,还没记住这款式的细节。

    任珺霜就笑着说,“来日霜儿将祭服拿给您仔细看便是。”

    “这感情好!”薛氏鼓起掌来,“舅母沾了霜儿的福。”

    “您说的哪里话。”任珺霜谦虚应对完,这才到后殿去换衣服。

    恰好由冬春谴来的大太监明善,来取这亲蚕祭服。

    任珺霜听在耳里,一时僵了,“什么意思?”

    浣姑姑就说了,“定是想看看这祭服做得是否合心意。”

    “可还说什么了?”任珺霜一边脱下祭服,一边问道。

    “哦,说了。”浣姑姑表示:“让您好好主持这次春宴,太后娘娘就不过来了,得将养几日。”

    “无大碍吧?”任珺霜关心的问。

    “没大碍!”浣姑姑寻思着,“若有事,定叫您回去伺候着了。”

    任珺霜寻思着也是,“那本宫还是亲自送过去吧,一来看看皇祖母的情况,二来若皇祖母要看本宫试衣后的效果,本宫也能试给皇祖母看。”

    “嗳嗳,太子妃您这就想岔了!”浣姑姑摇头道:“太后娘娘既然专门让明善公公来提点您,就是要您务必主持好这春宴。

    太后娘娘多看重这场双春宴,您也是知道的,您若是走了,谁来主持下去?薛氏么,嗤!不是老奴瞧不起她,到底是缺了书香门第的雅气,俗!”

    任珺霜被说服了,“好吧,那你代本宫送回去,也好将这边的情况,禀明皇祖母。”

    “这您放心!老奴必定办妥。”浣姑姑说话间,已叠好祭服。

    明善在外头等了许久,还有些纳闷,正想进去催,却听见外头似有人在说,“太子妃这身亲蚕祭服是真的美!”

    “我看像是出自太后娘娘之手,你们说!太后是不是真的想让秦王纳了长嫂,让任氏继续当太子妃啊?”

    “瞧着像,这倒也能理解,你们可还记得秦王妃?那等粗鄙野丫头,怎么能和任氏比?”几个从前被司浅浅噎过的贵妇,暗搓搓的闲说着。

    明善:“……”祭服不是给秦王妃准备的么?

    起了疑问的明善,旋即叫小太监去打听一下。

    浣姑姑这时正好将祭服送出来,“明善公公,好了。”

    明善想着太后娘娘正等着呢,也没耽搁,立即接了祭服就走。

    浣姑姑本想跟上,却想起方才看到的,明善派出个小太监的一幕,担心那小太监有问题,就改去跟那小太监了。

    明善则已匆匆将亲蚕祭服带回清宁宫,张太后果然等着呢。

    “浅浅吃好了么?”张太后一边散开祭服,一边问。

    司浅浅早就吃饱了,但是萧律还想喂她再多吃点!她有真的吃不下了,赶紧跳起来应道,“饱了饱了。”

    萧律放下碗,“调皮。”

    司浅浅笑嘻嘻的跑回内室,再不敢呆在萧律面前,会被喂吐的。

    张太后就笑眯眯说道:“来看看哀家给你做的衣服喜不喜欢。”

    司浅浅看都没看,就讨巧卖乖道,“喜欢!皇祖母送的浅浅都喜欢!”

    “就你嘴甜,快试试。”张太后让林姑姑接手。

    林姑姑一看,不太对啊,这裙子太长了点吧?

    而且——

    冬春姑姑更是眼尖的发现,这祭服似被人穿过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竟敢动太后娘娘钦定之物!?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