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夫人她命中缺我

楔子 文 / 侧耳听风

    细雨蒙蒙,冷风阵阵,细雨被吹成了纷乱的珠帘,在天地之间乱舞。

    浩瀚的忘江因为连日来的大雨暴涨,宽阔的江面一片灰黄。

    江水在奔腾,那水流之声振聋发聩,又像无数的巨兽在狂奔,张开了大嘴,欲将猎物吞吃入腹。

    忘江崖,位于这忘江主流的一处大转弯之地,高约百米,悬悬峭立。

    低头下望,黄色的江水在这下面形成了一处大漩涡。

    旋转着,激荡着,撞击着边缘的石头,撞出一层灰白色的泡沫。

    江水和着泥汤的腥气随着冷风吹袭上来,这忘江崖峭立的一角也好似随时会崩塌下去。落入江水之中,便会瞬间被其吞噬。

    接近傍晚时分,风雨更大了,那忘江崖的最高处,出现了一个红裙女子。

    她忽然出现,迎着风雨,岿然不动。

    只是,那衣裙和长发随风而舞,分明岿然不动,却又好似随时会随风而去。

    窦天珠望着翻腾的忘江水,脸庞湿润,一时倒是分不出是雨水还是泪水。

    窦家倒了,窦氏镖局散了。

    曾经江湖上的首屈一指的窦氏镖局,漕运第一大帮,数千子弟,一遭化作鸟兽散。

    他爹死了,最为强大的后盾没有了。

    三日前,她的婆婆,她曾认为是这世上可以代替母亲宠爱她的女人。

    将她单独叫去,对她说,窦氏一倒,云家不免受牵连。她身为云家的媳妇儿,虽这三年来未为云家诞下一儿半女,但好歹也是一家人。

    既是一家人,此等时刻,还是须得为家人着想。

    暂离云家,段时间内,别再回来了。

    多无情啊,她可自称与她娘亲乃闺中密友。偌大个江湖,她们的姐妹情谊感天动地。

    真是姐妹情谊吗?当然不是,一切不过是因为窦家那时正值辉煌。

    窦家一倒,便露了真面目。

    是她傻,是她蠢,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又为窦家做了什么?

    父亲宠爱她,母亲早亡,父亲就更为宠溺。她从小习武,天赋异禀,不习文字,总叫人笑话。唯父亲纵容,他只要女儿开心便好。

    她打小爱慕子元,他是明珠,极其耀目。

    因为她爱慕,父亲亲自去云家上门提亲,她的嫁妆,掏出了窦氏所拥有的四成的钱财。

    是啊,她嫁给了子元,可是,这三年来,她见他的次数都不及五根指头那么多。

    现如今,她去往何处?又该如何?

    父亲没了,子元……

    闭上眼睛,湿热的泪和着冰冷的雨水一并流下,在下颌处滴悬,最后,一并落下,砸进了江水之中。

    她无处可去,唯有脚下这片江水。

    她想,她最终还是得回到父亲身边。他那么宠爱她,是她这个做女儿的不孝。

    十八岁。

    或许,天注定,她窦天珠,就到此为止了。

    睁开眼睛,猩红的眼眸是一片死寂。人最终,逃不过的还是心如死灰。

    向前一步,她不做任何迟疑,便从这忘江崖上跳了下去。

    红影一瞬,只在半空划过,便堕入了江水之中。

    翻腾的江水是巨兽,更是一张深渊大口,吞噬了那道红影,彻彻底底。

    忘江崖下方,一片倾斜的树影之中,一个黑色的身影慢一步的跳了下去。

    在脏污不已的江水中游动,虽是一直在尽快,但是不及江水冲荡之力,数次被拍到了石头上。

    那黑影露出水面,深吸一口气,随后便一个猛子狠扎进水里。

    好半晌,距离那个漩涡十几米的地方,黑影搂着一个红影破水而出。

    他一掌拍在那红影之人的后背,只听得那红影猛呛一声,活了!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