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夫人她命中缺我

028.他是有病吗? 文 / 侧耳听风

    酒味儿淡,但说到底它还是酒。

    一直不停的喝,即便是个大酒包,那他也得醉。

    云止成功的用闻酒法,灌醉了闻人朝。

    不过,和想象中的不同,闻人朝喝醉了,并不耍酒疯。

    而且,话也不多。

    就那么肩背挺直的坐在那儿,两只手放置在自己的腿上。

    中指无名指小指交叉,两根食指交叠,缠绕,转圈。

    他的眼睛是半闭着的,脸微红。

    不过,人长得俊,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迷人。

    谁又能想到闻人朝喝醉了会这样,赵倾雯歪着脑袋看他,看了好一会儿,还是觉着神奇。

    “你看他这手,干嘛呢?”

    两根食指缠啊缠,绕啊绕的。

    虞楚一把怀里的不二放下,也微微倾身靠近闻人朝。

    距离近了,能闻到他呼吸之间淡淡的酒气,还有他身上的香味儿。

    “这喝醉了的人,各有怪相。是因为酒精麻痹了神经,出现的状况也大不相同。胡言乱语,耍怪相等等都不算稀奇。闻人公子,确实很与众不同啊。”

    说着,她距离更近了几分。

    脸凑近了闻人朝的脸,以矮几分的视角去看他。

    看他的眼睛,半闭着,能瞧得见他的眼瞳。

    是那种通透的褐色,是挺好看的。

    虞楚一这种看人的方式可是十分大胆,赵倾雯歪头瞧着,眼睛都睁大了。

    “虞姑娘,你要趁闻人公子醉酒了轻薄他吗?”

    看样子,她好像是要干这事儿。

    虞楚一又朝着另一个方向歪头,“在这个朝代,趁人醉酒行不轨,是不犯法的吧。”

    她还真挺认真的接了一句。

    赵倾雯眼睛都跟着睁大了,随后挑起大拇指来。

    “虞姑娘,你是女中豪杰。我若是有你这个胆子,哪还轮得到我爹为我的婚事愁白了头发。”

    羡慕啊。

    叩叩叩。

    那边儿,云止用力的在桌子上敲了三下,敲得桌上的杯盘都跟着震颤。

    “差不多得了,你若真相中了人家,也不至于在这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就动手动脚。”

    云止冷嗤,眼神儿也极冷。

    赵倾雯转头去看云止,又去看虞楚一,愈发觉着有意思。

    然而,虞楚一好似没听到,依旧那样歪头看着闻人朝,面上带笑,似乎心情相当不错。

    云止深吸口气,蓦地起身。

    腿长,两步就绕到了闻人朝身边。

    一把将还在缠手指的闻人朝拽起来,冷冷的看了一眼依旧眉眼带笑的虞楚一,便走了。

    虞楚一缓缓坐直,把又跳到她腿上的不二抱在了怀里。

    “有些人的心啊,看似深沉如海。但想玩弄于手掌间,也轻而易举。”

    赵倾雯看着她,倒是没琢磨明白她想要把谁玩弄于手掌间。

    “虞姑娘,你真厉害。”

    尽管不明白,但还是得说一句厉害。

    夜幕降临,白柳山庄除却亮着的灯火,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姑娘,云止公子要见你。”

    虞楚一从浴室出来了,沛霜立即禀报道。

    擦拭着潮湿的长发,虞楚一听闻也没意外,“好。”

    散着长发,走出居室,便看到被安置在院子里的云止。

    他站在那儿,双手负后,正仰头看天上的月亮了。

    “云止公子深夜来访,可是有重要的事?”

    夜风吹拂,潮湿的发让她也顿觉凉爽,脑子都清醒许多了。

    转过身,云止看过来。

    在看到她湿发散落的同时也闻到了她身上沐浴过后的气味儿,他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

    见他那只盯着自己又不语的样子,虞楚一便笑了。

    “云止公子,你这个时辰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欣赏你发呆的风姿?”

    听到她说话,云止回神儿。

    “虞姑娘想要从闻人朝那里打探到什么啊?我想了想,你大概,是对他爹,更感兴趣。”

    双手负后,云止一切都掌握,以至于说话时那真是神采飞扬。

    “就不许我真的对闻人公子感兴趣?样貌好,家世好,人也有趣。尤其喝醉了,挺可爱的。”

    虞楚一微微摇头,眼波流转,似是想到了闻人朝,又笑了。

    云止眉峰微蹙,“亏我还以为你要做什么大事,如果是因为此,算了,是我走眼了。”

    话落,他就半转过身子去。

    转了一半又停了,他回过头来看虞楚一,视线就那么上上下下。

    在她的脸和头发上扫视了好几圈,伸出手扯住她一缕头发甩了甩,“好歹你也是这白柳山庄的主人,出了房门,如此披头散发成何模样?你不是消息灵通嘛,就多打听打听,各派的掌门人,世家主人出了门之后如何做派。”

    说完,他把那缕发丝给甩了,发尾都扫到了她的脸。

    虞楚一眨了眨眼睛,“那种做派要来做什么?”

    “做什么?要的就是个威风。”

    云止斥了她最后一句,就甩手走了。

    “威风?”

    他真是有意思,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姑娘,云止公子是不是病了?”

    沛烛说,而且是脑子有病。

    虞楚一笑了笑,“嗯,可能是有病。”

    “家里那么有钱,怎么就不找个好大夫看看呢。”

    病入膏肓了。

    什么都没说,虞楚一转身走回去。

    是挺聪明的,因为有一颗聪明的脑子,所以,更好利用。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