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他的夫人是神明

150 沈少失恋了 文 / 爽口云吞

    未晚可不知道自己又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人记恨上了。

    朱慧玉的清白已还,她的丧事盛势也一手包办了。盛势并不打算通知她的家人,因为实在是太远了,一去一回,等她家人过来这边的话早已经过了适合下葬的时机了。这几天苏伊也在帮忙处理她的后事,她在帝都这边的资产,房产等等很多事都需要处理妥当。

    等处理完这些事苏伊准备回去一趟。

    朱慧玉的事让她觉得生命无常,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人能做的大概就是尽量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未晚决定等她过了头七下葬之后再回剧组,至于落下的戏,到时候她会补回来,不会拖剧组后腿的。剧组的人也表示理解,让她不要多想,处理好帝都的事之后再回来也不晚。

    朱慧玉的讣告已经发出去了,她在娱乐圈的人缘其实还算不错,朋友虽然不多,却都是真情实感的,绝非那些为了一时热度或者是电视收视而故意炒作出来的情感。

    “你节哀。”沈少卿看着坐在对面的未晚觉得她的心情现在应该很难受吧。自己的好友就这样死了。

    他知道她和朱慧玉关系很好,说得上是她在圈中唯一的好友了。知道朱慧玉出事之后他还想联系她的,又担心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联系她让人拍到了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未晚知道他在安慰自己,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已经没事了。”

    难过是有的,伤感也是有的,只是逝者已矣,她从来都不是沉溺过去不可自拔的人。现在慧玉罪名已经洗清,这就是对她最大的告慰了,一切语言上,情感上的悲伤难过都及不上为她洗清杀人罪名。而现在她已经做到了。

    等她头七,她会为她做法,送她上路,让她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好的人家,一辈子平安顺畅。既然她没有本事让她起死回生,那纠结着不放又有什么意义?

    “等过了她头七我就要回去拍戏了,公司的事这两天就处理了吧。我会专门腾出一天的时间,你挑选好几个值得信任的人,我会亲自教导讲解配药过程还有其中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虽然工厂生产会量化,机器化,但是有些需要注意的事还是得谨慎。”像是比例,下药的顺序,时间,错了一步就很有可能会导致整个药废掉。

    沈少卿对于她的谨慎虽然有些不以为意,但还是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你也没必要这么着急……”

    才出了朱慧玉的事,她没必要这么强迫自己。

    未晚哪里知道沈少卿把她当什么脆弱小女子了,担心她这是在强迫自己忘记伤心的事呢。

    她莫名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说这话的表情有些奇怪,“我能不着急吗?这可是影响我赚钱的大事,当然是越快办好越好了。”

    拖的时间越久不就越浪费钱吗?

    沈少卿:“……”

    是他多想了,她就不是普通女人……以后他要时刻紧记不能用看待一般女人的眼光看看待她。

    “对了,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有没有找过你?”沈少卿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前段时间他无意中发现自己那个弟弟私底下在查未晚的资料。他有什么心思他这个做哥哥的再清楚不过了,该警告的他警告过了,原本以为告诉他未晚是顾君澜的人他会有所收敛,但是没想到似乎起了反效果,引得他更上心了。

    他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做,他也拿他没办法。只能是换个方式来提醒未晚了。

    未晚眸色闪烁了一下,“有给我打过电话,约我出来见面吃饭什么的,但是我拒绝了。”

    “拒绝就对了,以后他再骚扰你,你就联系我。而且你千万不要答应他见面的要求,离他能有多远就离多远,知道吗?”他叮嘱。

    未晚笑着问道:“可是他死活不放过我,我能怎么办?我就是个小明星啊,还敢得罪沈家少爷不成?”

    沈少卿笑呵呵半真半假的说:“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得了。你做了我的女朋友,那你就是他大嫂,他再不是东西也不会对自己的大嫂有非分之想。”

    未晚听了面无表情,“你想得倒美。”

    虽然知道她肯定会拒绝的,但是听到她这么毫不犹豫的,沈少卿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未晚见状正色的说道:“沈少卿,我老实跟你说吧,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而且我心里已经有了爱的人。别说这辈子了,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永永远远除了他我都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了。你是个不错的人,我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真正的朋友。”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你放心,只要你成了我的朋友,我也一样会把你放在我心里的。”

    沈少卿先是被她直白的话刺得心中一痛,这痛劲还没有缓过来呢,又听到了这样的话。一时间倒不知道自己是该难过还是该高兴了。

    他苦笑了一下,“这算是一种安慰吗?”

    虽然早就知道她对自己没有男女方面的意思,但是她不说他就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还是有机会的。现在她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他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而且……

    “你有爱的人了?是谁?”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男人竟然能得到她的芳心,还让她这么死心塌地的!他不觉得真的有人配得上她!

    未晚抱歉的笑了笑,“他的身份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他很好,是唯一能配得上我的人!也是对我最好的人!在我眼里,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最好的人!”

    沈少卿愣怔的看着她。

    她大概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是有多么的耀眼,特别是在她说到自己爱人的时候,眼里闪烁着的光芒似乎比外面的阳光还要灿烂夺目。明媚的大眼熠熠生辉,整张脸,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似乎在发着光,能晃花人的眼。

    沈少卿都不由得眯了眯眼,觉得眼睛被晃得有些刺痛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外面的阳光太猛烈,玻璃反射了,还是眼前的人提起自己心爱的男人,脸上甜蜜幸福又骄傲的表情太过刺眼……

    他撇了撇嘴,“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通常越是好看的美人找的对象就越丑。”

    看看历史上,过去娱乐圈中的那些美人,有多少个找的男人外貌上和自己真的般配的?甚至品性上也不见得有多好。

    他深深的怀疑未晚嘴里说的这个男人会不会也是这种人。

    但是他又不愿意将她想成是那种为了嫁入豪门不择手段的女人。

    听他这么说自己的丈夫,未晚不高兴了,瞪了他一眼,眼神挑剔的将他打量了一番之后轻蔑的说道:“他可比你好看多了!你说他丑,你岂不是更丑?”

    沈少卿被她的话噎了一下,双手抱胸,“你说是就是,我才不信。你们女人啊,一旦谈了恋爱就理智全无,眼里心里就只有那个男人,什么好坏美丑都分辨不清楚了。就是一坨屎在你们眼里也会变成香馍馍。”

    为爱迷失了神智,失去自我的事多发生在女人身上。不是他小看女人,而是这是由女性天性决定的,女人比男人更多愁善感,更感性,内心也更柔软,所以就容易陷入感情的旋涡。当然了,凡事也有例外,他也见过不少心性坚定的女人,并不比男人差多少,在商场上也能叱咤风云。

    像是袁家那个老太太当年就是这样一个人物,比他家里的那个老太太好多了。

    “你可不用刺激我,我是不会告诉你他是谁的。不过,将来你一定会有机会知道他是谁。等那时候你就知道我今天说的都是真话,你会自己打自己的脸。”未晚自信的说。

    沈少卿眼底闪过了一丝失望,还以为能激得她说出这个男人是谁呢……

    一开始他倒是怀疑她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拒绝他。直到她刚才提起那个人,她脸上的幸福甜蜜,那是掩饰不住的,还有眼底流露出来的深深爱恋。即使她是演员,她也无法做到时时刻刻在演戏。

    所以是真的,她真的有了心爱的人。她很喜欢,很爱那个男人。

    想到这,他不由得有些嫉妒了起来,嫉妒那个男人竟然能得到她的整颗心。她不但拥有常人难以匹配的美貌,而且聪明,有想法,不娇柔做作,自信大方,身上还有很多等着他去挖掘的优点。她远比他认识的那些豪门名媛要优秀多了。

    他好不容易真心的看上一个女人,结果却被人捷足先登了!这怎么叫人不气怒呢?

    他皮笑肉不笑的,“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未晚冲他挑了挑眉,那自信得意的模样让沈少卿有些牙痒痒的,莫名的想揍那个不知名的男人一顿。

    “未小姐?沈总?”

    未晚背后传来的一道声音让她霎时间就僵住了身体。

    沈少卿看到打招呼的人讶异了一下,很快就站了起来,“阎总,真巧,你也来这里吃饭?”

    面对阎昊天,沈少卿难得的正经了起来。

    阎昊天微微点了点头,“和客户约了见面,刚谈完事,看到沈总在,便过来打声招呼了。”

    说完他的视线落在了一动不动的坐着的人身上,微微笑了笑,“未小姐难道是忘记我了?”

    沈少卿见状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想起了他们两人似乎在最后一期《快乐游》节目里搭档过,算得上是认识了。

    不过……

    不是据说阎昊天向来不喜欢和异性打交道吗?那他怎么会主动跟未晚打招呼?

    沈少卿倒是没有怀疑过阎昊天是不是看上了未晚的。

    要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男人不会见色起意,被美色所迷,那这个男人肯定就是阎昊天了。

    未晚不得已站了起来,转过身子,看着阎昊天笑得一脸客套生疏,“阎先生,许久不见。”

    阎昊天似乎勾了勾唇。

    许久不见……嗯,是挺久的,从早上他出门上班到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的确挺久了。

    他中午打电话回老宅,是何姐接的电话,说她一早就出门了,也没说去哪,去做什么。他知道她有自己的生活,并非是除了拍戏就是家里,他也不会限制她。可他没想到他会在市区的餐厅看到她和沈少卿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很是熟稔。

    她和沈少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可就有意思了。

    他落在未晚身上的眼神意味深长的,让未晚的心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坏了坏了,之前她就想找机会跟他说说她找了人合伙做生意的事,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哪想今天这么不凑巧的就让他捉了个正着,让他看到自己和沈少卿一起。以他性子肯定会问她为什么和沈少卿在一起,两人什么关系的,她一说不就得穿帮了?

    算了算,自己好像干了挺多次瞒着他的事了……想想不由得有些心虚了起来。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阎昊天眸色一凝,自然是将她眼底闪烁着的那抹心虚捕捉到了。

    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好啊,看来她真的还有挺多事瞒着他的!

    嘿,他这个丈夫做得还挺失败啊。

    他心里憋了一股气。

    虽然生气,不过还是没忘记他们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

    短短一两秒他心里就不知道想了多少事。

    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她更客套,更生疏的表情,语气也冷冷淡淡,“是啊,上次合作之后就没见过未小姐了。听说最近你朋友出事了,你节哀。”

    未晚扯了扯嘴角,“阎先生有心了。”

    “两位似乎在谈什么重要的事,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沈少卿对阎昊天是毫无防备的,想也不想的就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和未晚在聊开公司的事。我们是朋友,前段时间商量着一起做个小生意什么的,这不,她这几天在帝都,有时间,所以就出来商量一下了。”

    沈少卿会这么大方直白的说出来,一来他知道阎昊天不是那种会八卦,思想龌龊的人。二来他自己曾经也是明星,现在退圈了,对圈子里明星的习惯也是知道的,向来就是喜欢做生意投资什么的。那未晚也这样做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所以他才会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笃定了他不会到处乱说。

    但是未晚却想狠狠的堵住他那张嘴巴!

    他是嫌她死得不够快是不是?

    虽然被他撞破了自己和沈少卿吃饭,但他还不知道是什么具体事情,那她就还有坦白的机会。现在好了,他一说,什么都没了!

    他感觉不到他现在身上嗖嗖嗖的往外散发着的冷气吗?

    说实话,沈少卿感觉了。

    他感觉到阎昊天在听完自己的话之后浑身的气息似乎低冷了不少。但是他茫然不解啊,摸不着头脑,也没多想,只当是自己多想了。

    “呵呵,沈总和未小姐的关系原来这么好啊,倒是让人意外。”

    沈少卿笑着说道:“我和未晚是朋友嘛,关系当然好了。”

    他这么说其实也是有意在阎昊天面前给未晚长脸,阎昊天这样身份的人,未晚在他面前还真的不够看。让他们扯上什么关系是不太可能的,不过留个好印象也是好的。

    他这话未晚倒是不能否认,只得点头附和,“嗯,我和沈总是朋友,朋友。”她强调朋友两个字。

    阎昊天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阎总慢走。”

    阎昊天头也不回的走了。

    未晚这才吁了一口气,正好被收回视线的沈少卿捉了个正着,取笑道:“怎么,你看起来很怕他一样。他这人虽然看起来很冷漠,但是只要不招惹到他,他是不会随便跟人计较的。他教养很好,是真好的那样,不是装出来的。”

    阎昊天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绝对是帝都圈子里所有豪门子弟需要仰望的存在,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被自个儿父母拎出来做榜样的那个。他不会仗着家世欺负人,随意践踏人,无论对谁,只要没招惹到他的,他都会给予应该有的尊重,不管对方是同样的豪门出身,还是普普通通的人。

    听到别人这么夸自己的丈夫未晚觉得很高兴,但是想到他刚才临走前那轻轻一瞥,她就有些发愁啊!

    “这不是大家都说他是高岭之花难以接近嘛,加上他又是帝都名门之后,我这种人看到了当然会有些紧张不自然了。”

    沈少卿惊讶的看着她,“还真看不出来原来你也会自卑啊!”

    “……这跟自卑有什么关系?”

    不等他说话她又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你尽快把事情办了吧,我剧组那边也请了好几天假了,等慧玉头七过了,我就该回去拍戏了。所以这两天还有空余的时间去做别的事。”

    “好好好,我知道了,最晚后天我就联系你。”

    “那我走了,改日再联系。”她说完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沈少卿看到她急急忙忙离开的背影一阵无语,怎么感觉像是逃难似的,要不要走得这么迫不及待?就算他不是她喜欢的男人,好歹也是朋友吧……想起她和自己说的话,他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

    他这是失恋了对吗?难得的对一个女人动了真心,结果还没有真正开始追求呢,就出局了。是不是如果自己动作快一点,不想着慢慢来,他也还是有机会的?

    不行!虽然知道她有心爱的人了,但是不到最后谁知道他是不是还有机会呢?这可是事关自己幸福的大事,不管怎么样都要努力争取一番才对,怎么能因为她的几句话就轻言放弃了呢?

    沈少卿很快就说服了自己,重新振作了起来!

    未晚离开餐厅之后原本想直接回家的,但是没走几步就发现路边停着一辆很眼熟的车子。她迟疑了一下,飞快的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嗖的一声就闪身坐进车子关上了门。

    坐在后座上的阎昊天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还想着我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我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约完会。”

    这话就有些阴阳怪气了。

    未晚笑着,“看你说的,什么约会,就是普通的吃饭。你可别告诉我你没单独跟异性吃过饭啊!”

    她是不会相信的!

    “我确实没有单独和女性吃过饭。”

    未晚惊异的看着他,“真的假的?”骗人的吧?

    以前在九天之上他还别的女仙人,女上神什么的单独品过茶呢,更别说到了这男女讲究平等的世界了。

    他说他没和别的女人谈过恋爱她是信的,但是没单独和异性吃过饭……哼,当她是小孩子呢,这种话给安安听了都不信!

    瞧出了她眼底的怀疑,阎昊天气笑了,“怎么,你还怀疑我?”

    未晚大大方方的说:“当然了,这话说出去谁信呀!”

    “但这是事实。还有,你别以为你揪着这件事不放,就能让你和沈少卿单独吃饭,还和他合作生意的事掀过去!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你什么时候和他走得这么近了?”阎昊天板着脸。

    沈少卿啊,她以为他是什么好人不成?而且偏偏就是沈少卿,这件事要是让君澜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想起沈少卿和顾君澜之间的恩怨纠葛,阎昊天顿觉有些头疼。

    他冷着脸,“你还是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跟我解释这件事吧!还有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你从实招来!”

    未晚低着头对着食指嘀咕着,“也没隐瞒你什么事嘛,你不都知道了吗?真的没有什么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堪称温柔,“我给时间你慢慢想,咱们今晚回房之后再慢慢算账。”

    未晚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刚失去朋友没几天呢,你忍心责罚我?”

    阎昊天:“……”

    这个理由还真的让人无法反驳呢。

    不过也罢,债多不嫌压身,到时候算起账来更爽。

    未晚看着他突然和缓了下来的面色,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闪过了不太妙的预感。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