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他的夫人是神明

151 铭记于心 文 / 爽口云吞

    “二少,那小妞现在在帝都,我打听到了,她会待到那个女明星头七结束之后才回剧组。如果二少真的想做点什么,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啊!”

    沈少凌坐在会所的包间里听着自己的小弟说话,原本是靠在沙发上的人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眼睛眯了眯,“打听清楚了,真的要待到那个女明星头七过后才回剧组?”

    “打听清楚了!而且她今天还和大少一起吃了饭,中途还遇到阎昊天了。”

    沈少凌愣了一下,“阎昊天?她难道和阎昊天有什么关系?”

    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麻烦了,他再想动手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应该不是。当时她和大少在餐厅,吃得差不多了碰巧就遇到了阎昊天,他们不是有一起上过一个节目吗?估计是认识,看到了,所以就打声招呼,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二少,这未晚就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孤儿,怎么可能会跟阎昊天有什么关系啊!”

    这根本就不可能嘛。阎昊天那是什么人物,在帝都里,别说是同辈的的人了,就是那些年长的人见了也得给他几分面子。看似温文无害,偏偏贵公子,实则上手段多着呢。

    据说当然阎家的公司出了大事,差点就多年基业毁于一旦,是阎昊天从娱乐圈退了出来,回来接管,最后化腐朽为神奇,力挽狂澜。不但挽救了阎家的基业,甚至让阎家重新稳稳坐在了帝都一流家族之首的位置上。

    如果这个小明星真的跟阎昊天有什么关系,她在娱乐圈里嚷嚷就大把人捧着资源送到她面前了。她哪里还会是现在这个小明星,不早就成大红大紫的大明星了?

    沈少凌思索了一番觉得也是。未晚的背景他调查得很清楚了,就是一个孤儿,以前被人收养过,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和养父母似乎没有来往了。身边连个多余的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和阎昊天有什么关系。

    这么一想他又淡定了下来。

    只要她不是和阎昊天有什么关系,那一切好办。他沈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看上了一个女人还搞不到手,这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叫人笑掉大牙,嘲笑他沈家吗?

    至于她和大哥还有和顾君澜的关系……沈少凌轻蔑的嗤笑了一声。

    这两人他还不放在眼里,反正他有人护着,谁也动不了他!

    他摸着下巴喃喃自语着:“你说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用用呢?”

    这女人不好接近,倒不是她身边跟着什么保护的人,而是她最近一直在拍戏,回到帝都之后他又发现她和那些警官走得很近。他一直找不到靠近的机会,要是就这样把人放走了,还不知道下次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自从见到她之后他脑海里就时常浮现出那张美艳的小脸,想象她躺在自己身下,那张无与伦比的脸蛋染上了情欲时会是多么的迷人……

    光是这么一想,他的某个部位就能起惊人的变化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这么大的兴趣。这心啊,就跟爬了无数蚂蚁一样,痒得难受,必须得纾解一下才行。就算还不能将人据为己有,但是先尝尝滋味,解解渴也是好的。

    他身旁的人眼睛奸诈的转了转,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二少,那个女明星的出殡的日子不是就到了吗?那个女明星和未晚的关系很好,到时候她一定会去的,出席的人应该也不会少,这人多就容易出乱子,总有她落下的时候,那时候二少的机会不就来了吗?况且如果在死者灵堂上出了什么事,传了出去,她的名声肯定得坏了。这样一来二少想得到她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了吗?”

    沈少凌眼里亮光一闪,一脸高兴,抬手敲了一下他的头,笑着说道:“可真有你的,能想出这么损的主意!”

    不过这主意确实很好。

    想想在别人灵堂上干这种事……沈少凌忍不住舔了舔,眼里闪着变态的光芒。

    “好!你去安排,务必安排妥当了!”沈少凌拍了拍双掌,将事情决定了下来。

    想着那明星出殡的日子就近在眼前了,他越发的难耐了起来,“先叫个小姐过来陪陪我!”

    一眨眼就到了朱慧玉出殡的那天。这天来了很多人送朱慧玉最后一程,盛势的艺人几乎都来了,苏伊也在帮忙招呼客人,未晚面色淡淡的站在一旁,和苏伊一起充当了朱慧玉亲人。事情进展得很顺利,直到苏伊看到了几个穿着黑衣的人,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怎么,你认识的人?”未晚问。

    苏伊暗暗磨了磨牙,目光愤恨的看着走进来的几个人,“那就是何明,跟在他身边的就是唐静茹,唐璐还有陆择!”

    听到她的话未晚讶异了一下定睛看了过去,仔细一看才认出有两个果然就是之前在宴会上遇到过的人。当初也没怎么细看,又过了这么长时间,这发型衣着一变,她倒是一时间没认出来。至于何明,当日她只是偷听到他和慧玉谈话而已,并没有真的看到他长什么样,事后她也没有兴趣专门去了解这个人。

    她目光落在了唐宝萱身上,嘴角讥讽的勾了一下,“哎哟,唐家三姐妹都过来了,整整齐齐的。”

    现在唐宝萱已经不是盛势的艺人了,她和盛势的官司倒是结束得快。大概真的是财大气粗,违约金爽快的赔了,其他事宜也和盛势达成了和解。至于到底是真的和解还是假的,她就不确定了。不过看顾君澜提起这件事的表情像是吃了屎一样,她猜应该是不太令人高兴的。

    她的视线从唐宝萱身上一扫而过,落在了掩在其中的一道身影上,眸色一冷,眼底掠过了一道深沉又冰冷刺骨的光芒。

    孟岚……

    她冷冷一笑,这个世界上果然是无耻才能天下无敌。只要不要脸就什么都不怕了。瞧瞧这几个人不就是?他们也好意思来慧玉的灵堂,就不怕回去夜里做噩梦,鬼压身吗?还是坏事做多了,已经麻木不怕了?

    孟岚戴着墨镜站在人群里忽然皱了皱眉头,借着墨镜的遮掩飞快的扫视了一圈,想找到刚才那道锐利又冰冷,带着令人寒彻骨头的冷意,令人心寒胆战的视线。刚才那么一瞬间她寒毛都竖起来了,绝对有情况。

    但是她扫了一圈却什么异常的地方都没发现,就连朱慧玉那个朋友苏伊都没有望过这边的方向。应该不是苏伊,苏伊没有那么厉害的魄力。

    再次扫了一圈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她也不敢做得太明显,免得别人察觉了。她今天过来本来就是有些冒险的。她和朱慧玉说起来并没有多少交集,甚至连合作都没有。只是曾经在出席活动的时候碰过面,因为媒体的要求一起合照过。

    网友翻出这些事也只会夸她一句有情义,于她而言有利而无害。

    况且……

    她望着前方朱慧玉那张遗照,似笑非笑。人虽然死了,不过看着自己的手下败将躺在冰冷的棺材里,这种感觉似乎也还不错。

    何明神色有些愣怔的看着朱慧玉的遗照,遗照上的女人年轻充满活力,一双眼里闪烁着对未来的期盼和希望,笑容灿烂。可是现在那双眼睛似乎在紧紧盯着他,充满了指责和控诉,还有怨恨……他晃了晃神飞快的垂下了眸子,不敢再多看一眼,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

    他不想的,他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慧玉她不该……不该威胁他……如果她能乖乖的……而且她其实对他也并不是真的那么爱,无法失去吧?不然的话在知道他背叛了她的时候为什么是愤怒多于痛苦?

    他还记得她当时嘲讽不屑的眼神,她在嘲笑他,瞧不起他,她根本就没有伤心难过,她只是愤怒生气自己背叛了她而已。她根本就不在乎他,既然不在乎,为什么不好聚好散呢?她要是不那么倔强要强,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何明,收起你脸上那表情,你是生怕别人看不出点什么来是不是?”唐静茹站在何明身边压低了声音。

    他在朱慧玉的灵堂上露出这种追思的表情是几个意思?他明面上本来就和朱慧玉没有太多交集,今天过来也不过是打着公司艺人旗号过来的,毕竟除了他还有别的艺人一同过来了,外人就算有些奇怪也不会多想。可他要是管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那就说不定了。

    现在的粉丝可是比狗仔比侦探还要厉害,能寻着些许蛛丝马迹就顺藤摸瓜翻出真相来。

    何明心里一凛,迅速收起了脸上多余的表情,让自己完全成了一个陌生人,“多谢唐小姐提醒。”

    上前鞠躬献花之后就是家属谢礼了,这家属由苏伊和未晚充当了,两行人就直接对上了。

    苏伊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流露出什么不该有的情绪来,始终低垂着头,这落在外人眼里倒是成了她难过的表现。也幸好大家都知道朱慧玉和未晚关系好,也知道苏伊和未晚关系好,所以现在苏伊为了朱慧玉的事忙前忙后,今天还充当了家属,大家心里也就不奇怪了。

    “两位节哀。”

    唐静茹领着自己的艺人说。

    未晚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多谢,你们有心了。”

    今天毕竟特殊,别说是唐静茹了,就是唐璐也没准备做什么,说完一行人就准备走了。

    未晚冷不丁的说:“慧玉要是知道你们今天过来送她一程,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话不管是用字还是她说出来的语气都很正常,可是架不住在场有些人心虚啊。所以一听她这话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侧头望向了未晚,眼里满是打量之色。

    她说这话到底是故意还是无意?怎么落在耳朵里有种让人莫名不舒服的感觉?

    孟岚盯着未晚,试图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可也不知道是她隐藏得太好,还是他们太多心,未晚脸上连一丝一毫异样的表情都没有,神色淡淡,无悲无喜,就好像刚才的话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就在几个人心里迟疑不定的时候未晚突然展颜一笑,意味深长,“我替慧玉谢谢你们了,好人有好报,你们这么有心,慧玉在天之灵一定会感谢你们的。”

    唐静茹几个面色终于控制不住的变了一下,也终于确定未晚是故意的。

    想起之前似乎听到说未晚和几个警官似乎交情不错,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这个想法让唐静茹心里一惊,直觉不可能,但是如果不是未晚发现了什么,那她今天为什么这样针对他们,为什么说些意有所指的话?难道朱慧玉出事之前竟然将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了未晚?

    想到这唐静茹就止不住的有些心慌了。

    之前她倒是没有怀疑过朱慧玉将这个秘密告诉旁人的,毕竟这么多年她和何明的关系就连她的经纪人她都瞒着,更不可能会告诉旁人了。

    但是现在她却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将秘密告诉了未晚!不然的话未晚怎么会对他们说出这么奇怪的话?

    虽然心里慌了一下,但唐静茹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的人,面上丝毫没有显露,说道:“未小姐太客气了,虽然我们公司的艺人和朱小姐没有太多交集,但到底是同圈子的人,看到她红颜薄命,我们心里也是很难过的。来送送她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不管如何都是一番心意,不只是我们,相信慧玉在天之灵也会铭记于心的。”未晚说。

    这话说得就连苏伊也忍不住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她怎么感觉未晚说的这句话似乎带着一种莫名的挑衅?

    不过看到眼前这几个人有苦难言的面色,特别是何明,眼神闪烁不定,面色难看,分明就是心虚!她就高兴得很,恨不得当场揭穿他的真面目!

    未晚让他们吃瘪她只会高兴!

    苏伊看了一眼遗照上的朱慧玉,心情立刻又低落了下来。

    未晚这句在天之灵也会铭记于心是真的把唐静茹几个给噎到了,怒不是,不怒也不是,最后只得扯了扯嘴角,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再待下去还不知道这女人会说出什么话来!

    唐静茹一行人前脚刚走,沈少卿和沈少凌后脚就来了。

    看到这两人未晚挑了挑眉。

    “未晚,这沈少怎么来了?”苏伊看到沈少卿也惊讶了一下,忍不住暗暗扯了扯未晚的衣袖低声问。

    “沈少卿和我是朋友,慧玉和我也是朋友,大概是出于教养和礼貌过来一趟吧。”

    沈少卿多数是这个原因,至于沈少凌嘛……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眼神闪烁不定,一看就知道是不怀好意的沈少凌,眼神意味深长。

    今天是慧玉出殡的日子,任何事都比不上这件事重要。沈少凌要找死她也不会让他脏了慧玉的丧礼,他要死就死别处去!

    沈少卿面容肃穆的鞠完躬才朝着未晚走了过来,“今天刚好有时间就过来一趟了,你们节哀。”

    苏伊说:“沈少有心了,多谢。”

    沈少凌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频频落在未晚身上,明显得让周围的人都察觉了出来。

    沈少卿面色一沉,暗暗警告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弟弟。

    他就知道他非要跟着来是没好事的!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自己不嫌丢脸,他还觉得丢脸呢!在别人的灵堂上露出这种龌龊心思,他是嫌沈家的名声太好了是不是?信不信他回去告诉奶奶,让奶奶好好收拾他一顿!

    沈少凌见好就好,再加上想到自己的安排,躁动的心也就暂时定了下来。

    等都等这么长时间了,再等等也没差多少。

    有人过来献了花,鞠完躬就差不多走了,也就是走个过场。特别是圈里的一些人,只是碍于表面形象才过来做做样子的,也不会待太久。不过也有人会留下来送到最后一步。

    沈少卿觉得自己身为未晚的朋友,要是能帮一点也是应该的。所以就留了下来,沈少凌也趁机留了下来,在宾客休息区坐了下来,正好斜对着未晚和苏伊。

    “未晚,我觉得那个沈少凌好像有些……”苏伊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低声提醒道。

    那个沈少凌看未晚的眼神她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存了龌龊的心思啊!

    未晚嗯了一声,“不用管他,今天是慧玉出殡的日子,什么事都比不上这件事重要。不要因为任何事影响到慧玉出殡的事。”

    “可是……你自己也要小心。”

    未晚侧头看着她似乎笑了一下,“但凡要脸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他是来吊唁的,还能在人家灵堂上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不成?”

    苏伊皱着眉头。

    一般人是不会,但是非一般人就难说了。

    “有人来了,专心点,别想其他无关的事了。”

    未晚这么说了,苏伊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心想她反正有阎昊天,出什么事阎昊天自然会帮她出气的,没理由会有人欺负得了她。

    这么一想她的心倒是定了下来。

    未晚和苏伊两人直到来吊唁的事暂告一段落才得以走到一旁休息。

    两人才坐下就有人送了水过来,一人一杯。

    苏伊接过水没多想就一口喝了下去。未晚将杯子放到嘴边却顿了顿,眸色一冷,然后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

    一会儿之后她假装困乏的揉了揉额头对苏伊说道:“苏伊,我先去休息会儿,等时间到了你再喊我。”

    苏伊看她微微蹙着眉头,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以为她是真的累了,点了点头道:“你去吧,这里有我,我会处理好的。到时候我再喊你。”

    未晚站了起来,想了想还是提醒道:“待会儿你自己留下来尽量不要离开大伙的视线,就待在灵堂里,不要单独一个人行动。”

    说不好唐璐他们会不会趁机做什么。

    苏伊愣了一下,有些不解,但还是道:“好,我知道了。”

    灵堂不远处也是有休息的房间的,房间里布置简单,没有摆放多少家具,只有一张供人休息用的榻床和一张桌子,一张凳子。未晚进了房间就半躺在了榻床上闭目休息。

    过了一会儿就有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握住了门把试图开门,没想到轻轻一扭就开了,见状来人心里一喜,忙打开门走了进去。

    看到似乎已经睡了过去的未晚,沈少凌露出了自得的笑容。

    他走到榻床前坐了下来,色眯眯的看着闭着眼睛睡着了的未晚,眼神痴迷,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摸她的脸,喃喃着:“美人啊美人,你醒了之后可别怪我啊,等你成我的女人,我会疼你的……”

    等他的手摸到未晚的脸他更是一阵莫名的激动,原本压抑的情欲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想也不想的就要伸手去拉扯未晚的衣服。只是这次手还没有碰到未晚的衣服,他的手就被人抓住了。

    他瞪大了眼睛,眼里的痴迷变成了清醒和难以置信,脱口道:“你不是喝了那杯茶吗?”

    那可是他专门用来对付她的,只要喝了那杯水,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感觉犯困,到时候她肯定会想要休息。只要她离开灵堂,那他的机会就来了。

    他并没有下什么让人迷失神智的药,这就没意思了,而且容易被人查出来。这人可是顾君澜的人,要是被他发现了,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可他现在下的药只是会让人困乏,只要睡一觉起来这药效就差不多过去了,想查都查不了。

    到时候只要他一口咬定是未晚看中了他的身份,是自愿跟他的,顾君澜也奈何不了他!

    至于大哥……他们可是亲兄弟,难道他还能为了一个女人把他送进监狱不成?就算他狠得下心,也得看爸妈同不同意!

    他所有的事情都想好了,算计好了,唯独没有想过会是眼前这一幕!

    原本应该睡着了的人醒了!

    未晚慢腾腾的坐了起来,“是啊,那水我是喝了,但是对我没用,你就是再给我喝一壶,对我也没用。沈二少,你是不是很失望呀?”

    沈少凌在经历过最初的震惊和慌乱之后倒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不但没有担心,反而更乐了。

    醒了也好,醒了也有醒了的玩法。

    总之今天不管如何,他都要得到她!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