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首页 > 书库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第238章 我儿子是奸臣(十四) 文 / 萨琳娜

    过了几天,郭二郎面色凝重的来到了何家。

    “二哥,怎么样?事情调查的怎样了?”

    安康郡主看自家亲哥的脸色不太对,心都提了起来。

    难道那个马明昌真的有问题?

    而更麻烦的是,自己的夫君何曦跟马明昌真的勾结在了一起?

    安康郡主真的不傻,何曦一个文臣,却巴巴的跟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武将有所联系。

    他们到底欲意何为?

    别告诉她是因为何曦和马明昌相互欣赏,然后只是在当年她的婚礼上见了一面,然后就、就成了忘年之交!

    “今天早上,我刚刚收到父亲的飞鸽传书——”

    郭二郎的心情非常复杂。

    一方面,他想告诉妹妹实情,省得自己离开后,妹妹一个人留在京城会被人利用。

    另一方面,他又怕妹妹伤心,毕竟妹妹跟那人的关系十分亲近。

    被这样的亲人背叛,妹妹知道了真相,肯定特别伤心。

    “二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告诉我吧,我、我能承受得住!”

    安康柔弱又敏感,她看出自家二哥的为难、挣扎,忍着泪意,带着鼻音,试探的问了一句:“是何曦?他、他——”

    真的勾结了父亲身边的副将,意图不轨?

    何曦是自己的夫君,最近这些日子的表现也很不错。

    夫妻俩,似乎又回到了新婚时的甜蜜与恩爱。

    但,过去的五年,安康郡主不能自欺欺人的直接抹杀。

    她内心深处非常清醒,丈夫并不爱自己,或者说,丈夫对于自己和儿女的感情,远远比不上他自己爱自己。

    另外,安康很明白,丈夫是个有能力、有野心的人。

    然而,因为他高攀了自己这个宗室贵女、威国公嫡女,那么不管他本身的能力有多么出众,别人都会怀疑他吃软饭。

    何曦想要彻底摆脱安康郡主、郭家的影响,唯有把安康踩在脚底下,让郭家彻底消失。

    过去,安康还不能理解何曦为什么会纵容婆婆欺凌自己。

    但最近几天,她跟婆母的关系变得微妙又亲近,她在婆母的带动下,也开始试着站在极品的角度考虑问题。

    慢慢的,安康似乎懂了。

    何曦的这种心态,其实就跟曾经的恶婆婆一样。

    他们想攀附权贵,可又怕被人笑话自己沾了人家的光。

    为了证明自己无需依靠权贵,他们就一边享受贵女带来的好处,一边拼命打压人家。

    说到底,还是内心的自卑、不强大造成的。

    安康意识到这一点,她很痛苦。

    但,此刻,她又有些庆幸,至少她看穿了何曦的真面部,不会因为他的花言巧语而害了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们。

    “是何曦,他跟马副将勾结,这几年,一直都有书信来往。”

    郭二郎沉声说道,“那些书信,父亲也从马副将那儿搜出来了。何曦这厮果然狼子野心!”

    居然想要暗害自己的岳家,他这还没有过河呢,就整天惦记着拆桥。

    不过,郭驸马将整件事调查清楚后,倒也能够明白何曦为何会这么做。

    这小子太功利、太阴险,他是在拿整个郭家、整个威国公府当投名状呢。

    因为——

    犹豫再三,郭二郎还是把真相全都说了出来,“另外,父亲还查到,马副将其实是圣人的心腹!”

    安康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哥哥,“你、你说舅舅?”

    那个亲手把她养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她的生命中都扮演了父亲角色的人?

    他、他居然安插了心腹在父亲身边?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父亲可是舅舅的姐夫啊,当年舅舅能够坐上那张龙椅,也是郭家军鼎力相助。

    更不用说,她安康的亲娘,还是为了救驾而死。

    不管是亲情还是恩情,舅舅都不该这般对郭家啊。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难道舅舅不知道,一旦郭家出了事,不只是便宜姐夫会死,就是他的两个嫡亲外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啊。

    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安康,夹在舅舅和父兄之间……

    安康流着眼泪,喃喃自语。

    她嘴上问着“为什么”,心里却很清楚舅舅这么做的原因。

    无非就是永昌长公主去了,他与郭家之间似乎没有了强有力的纽带。

    而郭家坐拥十万兵马,郭驸马又战功彪炳。

    “功高盖主!军权旁落!圣人觉得不安心罢了!”郭二郎冷冷的说道。

    他也是圣人的嫡亲外甥,但他姓郭,十岁起就跟着父兄在边关打磨。

    郭家军、威国公府等在他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一个血缘上的便宜舅舅。

    但,郭二郎却明白,圣人对于妹子安康来说是非常特殊的。

    抚养之恩,多年相处的情谊,无与伦比的恩宠与偏爱,或许,在安康看来,圣人这个舅舅更可亲可近。

    之前,郭二郎犹豫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安康。

    除了怕安康知道后会伤心、会对人生产生质疑外,也是担心安康会偷偷跑去给圣人通风报信。

    当然,郭家没有反心,更不会危害圣人。

    只是,圣人已经明显对郭家有了戒心啊,万一圣人知道马副将露了跟脚,随后他定会有其他的图谋。

    到时候,郭家军还要不要保家卫国了?

    应付朝中的那些阴谋诡计、魑魅魍魉都来不及啊。

    更有甚者,圣人若是一时激愤,直接撕破脸皮,强行下旨让郭驸马回京,郭家又该怎么办?

    束手就擒?

    甘为鱼肉?!

    郭二郎本人肯定是不乐意的。

    他相信,父亲和大哥应该也不会同意。

    因为放弃郭家军,把兵权上交,受到影响的不只是郭家一家,而是背后的十万兵马,以及无数个与之相关的家庭。

    “怎么会这样?”

    安康还有些接受不能,她一边哭一边无意识的低喃:“阿舅糊涂啊,阿爹和威国公府素来忠心,绝不会做出谋逆的错事!”

    更不用说,皇家和郭家之间还有三个孩子呢。

    尤其是二哥,或许是应了“外甥肖舅”的那句俚语,他的长相跟父兄都不太一样,反而跟年轻时的圣人像了六七成。

    不了解的人若是见了,兴许还会以为圣人和郭二郎才是嫡亲的父子俩。

    “我们郭家确实不会谋逆,但架不住圣人多疑,且朝中总有一些文臣拿着郭家作筏子!”

    文臣想要压过武将,那就要有个缘由。

    而拥有十万郭家军,且威名赫赫、战功卓著的郭驸马变成了那群人的主要目标。

    仿佛,只要把郭驸马拉下马,让郭家覆灭,就能证明武将不可靠。

    收回兵权,甚至还要派不懂兵事的文臣、太监去军中做监军,强行给带兵将领的脖子上扣上好几道枷锁,朝堂上的文武之争也就有了定论。

    “我、我——”

    安康郡主心乱如麻,她好不容易将这些内容彻底消化完。

    然后,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进宫里去质问舅舅。

    但,抬眼看到二哥复杂的眼神,她仿佛忽然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她彻底冷静下来,她痛苦,她挣扎,她、她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最终,她轻轻抹了把眼泪,坚定的说,“二哥,我知道了,阿爹有什么吩咐?”

    她确实跟舅舅感情深,但她姓郭。

    当舅舅跟郭家有了矛盾,她必须站在郭家的阵营里。

    其实,舅舅也是一样啊,他确实疼爱自己这个外甥女儿。

    但,这也并不妨碍他算计郭家。

    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

    舅舅果然是个优秀的上位者,而她安康也不愧是郭家的女儿。

    各为其主,各有不得已。

    她理解舅舅,所以,舅舅应该也会体恤她,对吗?

    再说了,安康郡主确信,父亲不会伤害舅舅,顶多就是想办法自保。

    而舅舅呢,他是真的有可能对郭家、对威国公府痛下杀手。

    两权相害取其轻,安康觉得,她只是做了一个相对而言对双方都好的选择。

    听到安康这么说,而不是冲动的跑去质问皇帝,或是劝着郭家要对皇帝忠诚什么的,郭二郎便知道,妹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

    那就好!

    郭二郎满意的,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他就怕唯一的亲妹妹会偏向圣人那一边。

    她不会帮着圣人算计郭家。

    但她的这种偏向本身,就是对郭家的一种伤害。

    “父亲还在考虑,不过,应该会主动交出兵权,然后把大哥留在西北!”

    郭二郎压低声音,几乎是凑在安康的耳边,轻轻说道。

    安康眨眨眼睛,好半晌才明白二哥的意思——郭驸马可以不掌兵权,但郭家军必须在郭家人的手上。

    当然,郭驸马跟郭大郎的分量不一样。

    郭驸马在军中威望极高,而郭大郎只是个“少帅”,年纪轻、没有什么战功,很难服众。

    让郭驸马回京“荣养”,把郭家军交给郭大郎,绝对是郭家的退让。

    不管是圣人还是朝中的那些文臣,虽然不会太满意,却也能比较接受。

    而且,把郭驸马扣在京里,郭大郎哪怕将来掌握了郭家军,他也不敢乱来。

    妻儿可以舍弃,亲爹老子却不能不顾及,对也不对?!

    这,应该是目前郭家能够想到的最好的两全之策——既保住了郭家军,也能最大限度的减轻皇帝对郭家的猜忌!

    安康想明白了这些,终于绽开笑容,“好,还是这样好!”

    两全其美,互不伤害!

    夹在中间的她,也终于不必非要做出选择、割舍。

    安康高兴的拿着帕子抹眼泪,却没有看到郭二郎眼中一闪而逝的寒光。

    真正的大问题似乎得到了解决,郭二郎又想到了一个小人物,“何曦呢?你有什么打算?”

    薄情寡义、自私凉薄,这样的小人,根本就配不上他家小妹。

    “……他就是个自命不凡、野心勃勃的人,只要我认清了他的真面目,不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他就掀不起大浪来!”

    安康郡主听到何曦的名字,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沉默良久,她才缓缓说道。

    在确定何曦想要算计郭家的时候,安康郡主真是惊怒交加,恨不能直接跟这个狗男人一刀两断。

    但,慢慢平息下怒气,理智的思考整件事,安康又觉得“事不至此”。

    她不是舍不得这么一个人渣,而是、而是在顾忌两个孩子啊。

    她可以跟何曦和离,也能靠着圣宠将两个孩子都抢过来。

    但,父母反目,孩子被迫背叛宗族,对于儿女来说,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她安康的儿子女儿,本该尊贵、幸福的长大,绝不能被人怜悯、嘲笑。

    安康从小就没了母亲,周围的人,不管是出于善意还是源自恶意,都会用异样的目光来看她。

    仿佛没了母亲,父亲又不在身边,她就是个悲戚戚的可怜虫。

    那些人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他们却低估了一个孩子的敏感与细腻。

    安康受够了那样的“怜悯”,她绝不想让自己的儿女也遭受这些。

    “也行,不管怎样,你和他还有一双儿女。”郭二郎也没想把何曦怎样。

    不过是个小角色,被圣人推到前头的小卒子。

    郭家若是没有防备,安康还信任他,兴许他真能捣鼓出什么来。

    但现在,一切都被郭家提前探知,安康也不会把他当成至亲看待,何曦就只是个小人物了。

    “嗯,就当是给自己养个解闷儿的玩意儿吧,喜欢了就逗弄几下,若是不喜欢,那就丢一边。”

    郭二郎随意的说道,简简单单的就决定了何曦的命运。

    “二哥,我省得!”

    安康笑着应了一句,嘴上这么说,但她心里也有分寸。

    嗯嗯,确实无需把何曦放在心上了,但也不能把他踩得太低。

    安康不在乎何曦,却要考虑两个孩子的体面。

    “完了!完了!甜甜,你的便宜儿子当不成权臣了啊!”

    升了级,能够开启上帝视角的小D同学,偷偷监控了郭家兄妹的谈话,然后急吼吼的跑来找何甜甜。

    它详细的把郭二郎和安康的谈话内容告诉了何甜甜,重点强调了这对兄妹对于何曦的处置。

    “这不挺好吗,至少他不会出卖国家、危害百姓了!”

    何甜甜眼睛一亮,顿时觉得郭家给力。

    但很快,何甜甜又似是想到了什么,缓缓摇头,“不,圣人不会轻易放弃何曦这枚棋子!”

    只要何曦还是安康的夫君,那么他就是外人攻破郭家这个堡垒的一个弱点。

    就算郭驸马回京,只要郭家军存在一天,圣人就永远不会彻底放心,他会继续想办法谋算郭家!

    而何曦就有利用的价值!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