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第74章 有用 文 / 秦兮

    他的情绪不怎么好,陆明薇自然看出来了,见他看上去面色阴沉,就轻声问:“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为难的事?我知道你从来都不会因为困难便如此沮丧的。”
    崔明楼见她到了这个时候还如此敏感,便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说:“也不是沮丧,就只是不耐烦,我已经受够了让你无时无刻的被人算计,被人奚落和为难。等到这件事完了,我便请圣上正式下旨赐婚,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了,什么王妃要学什么规矩,在我这里,我喜欢才是规矩。”
    这伴读有什么好当的?一进宫先是被九公主当众奚落为难,让陆明薇下跪就算了,还要说她是狗。陆明薇反击,邵家的人就在宫外动手脚,差点儿把陆明惜的姻缘给弄没了。
    在这些人的眼里,身份不如他们的人就是天生低一等,应该要随便他们捏圆搓扁,只要有半点反抗,对他们来说便算是挑衅。
    崔明楼不想再让陆明薇被人用身份来压着,他深深的看着陆明薇:“等到成亲以后,咱们便去登州吧?我父王以前也是驻守西北的。”
    离开京城这个地方,自然也就不必再被迫卷入这里头的纷争,他凭什么让自己的心上人这么天天的受委屈?
    陆明薇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这一次她的确是吃了很大的苦头。
    从前凭借着牙尖嘴利,也幸亏是在宫外,她总是可以借力打力,顺利脱身。
    但是这一次不同,她在宫里,除了那些太监宫女之外,便是身份地位最低的。
    主子们的关系错综复杂,在这宫里的人脉也是盘根错节,她根本防不胜防,进了慎刑司险些就死在里面。
    她垂下眼睛,半响轻轻的点了点头,应道:“好,以后我们去登州。”
    登州,同样是她母亲长大的地方,是韦家的根,外祖母说那里民风淳朴,但是同时又十分奔放,跟京城的女子完全不同。
    那里没什么女子不能出门的说法,女子也一样劳作,一样出门逛街,一样出门做些小生意,或是做工。
    所以女孩子们是自由的。
    她现在无比的向往这样的自由。
    崔明楼见她答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情一时好了许多。
    正说着话,小太监进来通报,跟崔明楼说,孙院判那边派人过来请他过去了,他便忙站了起来,让陆明薇先好好的休息,自己则急忙去了慈恩宫。
    慈恩宫里,孙院判正在长廊底下团团转,见到了崔明楼过来,急忙便迎上来说:“小王爷,有了,有了!”
    他激动的声音都变了,拉着崔明楼去偏厅,吸了一口气才说:“我们找了个房间,把猫儿关进去,屋里也是烧着地龙,跟太后娘娘寝殿的温度是一样的,然后,同时把太后娘娘剩下的茉莉香片点上,再配了这盆盆景,那只猫儿明显的烦躁不安,上窜下跳的,还不时的弓着身子打滚,嚎叫......”
    他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推开门给崔明楼看,那只灰色的猫儿都已经奄奄一息了。
    若是没有问题,猫的状态不可能是这样的。
    这次不仅是崔明楼挑眉意识到了孙院判的推断是对的,那些太医一时也是哑口无言。
    事实摆在眼前,那些人不信也得信了,都知道这件事的确是跟孙院判的猜测是一样的,不由得都围上来问:“为什么会这样?”
    “那茉莉香片跟这个盆景混合真的是剧毒?”
    “那太后娘娘怎么是昏迷?”
    “对啊,这只猫儿却一下子就快不行了,它怎么比太后娘娘严重那么多?”
    有了结果在前面,孙院判现在底气比之前足的多,此时听见大家的问话,便将那茉莉香片取出来给大家看:“我是一次性把所有的剩下的茉莉香片都用上了,毕竟太后娘娘中毒应当是天长日久的结果,所以为了验证,我是要加大分量的。”
    不然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了什么变化,这样一来耽误事儿。
    大家都能理解。
    崔明楼点了点头:“那这茉莉香片里头到底有什么隐秘?”
    “调香的人在这里头不仅用了干的茉莉花,他还同时用了一种木头的汁液,叫做见血封喉!”孙院判说起这个,眼睛十分亮:“我曾经在云南的山里跟着师傅采药,那时候就见过一种长得很高的大树,当地的村民们都会用很长的口袋把它们围起来,至少常去的地方有这种树的话,村民们一定会要么砍掉,要么用口袋围住,不让小孩子们能触碰到的。就是因为它们树上渗出来的一种汁液有剧毒!”
    孙院判深吸了一口气:“这种汁液,若是混在伤口上,那么立即毒发,或是被人吃了,也会立即毒发。更可怕的,是这种汁液会凝成琥珀一样的东西,那种原料,用来做成香料,便能防蚊驱虫,再是厉害的老鼠蚊虫,遇上了也要死的。我也是看到了这个盆景,才能够确定。”
    他说着,将盆景倒转过来。
    这盆景是人工布置过的,他将盆景拔出来一点,大家便看到了盆景底下竟然不是土,而是一块一块的透明一样的东西。
    崔明楼疾步上前,看了一眼,便问:“所以......”
    “茉莉香片里头应该是有碾磨成了粉末的见血封喉,而这就是原料了,放在这屋子里,温度过高的时候,便会通过热度散发出来。这样下毒,才是天衣无缝,因为没人能知道毒是从哪里来的,茉莉香片里头的分量太少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盆景里头的,也不会有人想到去看.....”
    孙院判擦了一把头上的汗。
    这回不是冷汗了,而是热出来的。
    他对于这些人的心思也是十分的服气的,没想到她们竟然连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出来。
    幸亏当时他灵机一动,看到盆景的土的颜色不对。
    否则的话,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的毒?
    宫里又怎么能有这样的毒?!
    他看着崔明楼,接下来的事儿就是崔明楼该去查的了。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