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楔子 文 / 墨宝非宝

    “我毕业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会和你们相处一整个学期,你们可以叫我老师,或是直接叫我顾平生,”他半握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名字,清晨的日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拢住那浅淡的身影?“我听不到声音,如果提问请面向我,我会看着你们的口型和眼睛,读懂你们的话。”

    声音有些软,清朗而又温和。

    众人遗憾地看着他,连呼吸都配合地轻下来。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英国前三法学院。

    在这个顾老师来之前,法学院里所有的老师,不是一丝不苟穿着整身西装的日本早稻田回来的学究,就是上身西装,下边乱七八糟牛仔裤运动鞋的耶鲁等美国归返的博士。

    伦敦大学?这还是第一个。

    法学院所有大三课程都转为英文教学的国际法,很多人都很期待这个唯一从伦敦回来的老师,风度翩翩,优雅谦和,或是斯文儒雅。没想到,他的样子有些让人意外。

    他捏着粉笔的姿势很漂亮,倒像是拿着手术刀的医生,当然是那种电视剧里被美化的医生。很年轻,年轻的出乎意料。身上穿的质地柔软考究的白衬衫和休闲裤,衬衫袖口是挽起来的,隐隐还能看到刺青……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建筑学院走错门的师兄。

    他似乎察觉到了所有人的遗憾,只是随手松了松领带。

    然后……低下头把领带摘下来,解开了衬衫领口的纽扣:“这学期我负责你们的《国际商事仲裁法》,很简单的课程。英文教学,如果有听不懂的人可以随时举手打断我,”他脸上似是有笑,又似乎没有,辨不大分明,“记住,要举手,出声打断是没有作用的。”

    记住网址

    有人低声说:“我打赌,他只有二十几岁。”

    声音不轻,所有人若有所思。

    “在我的课上,你们可以窃窃私语,”他竟然看到了,“不过我应该都能看到。可以先点名册吗?”他笑了笑。

    眼睛很平静专注地看着所有的人,这样目光让一众女生想躲开。

    可马上又想到他需要看到口型。几乎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听话地看着讲台方向。

    顾平生说完这些话,微低下头:“我会点一次名,你们可以在被点到的时候,问我一个问题。”

    “赵情。”

    “老师,”前排站起来一个女生,“你的刺青是什么?”

    他微微笑著说:“一个女人的名字,”他不再看名册,继续点名,“李东阳。”

    教室后排的男生笑嘻嘻起身:“老师,是你第一个女人的名字吗?”

    他低下头,看下个名字:“不是,是我母亲的名字。”

    四下一片安静,估计是问到了人家的忌讳。

    他倒不以为意,继续道:“王小如。”

    “老师,我们学院老师都是博士,你也是吗?看你年纪很小啊。”

    “是。”

    “赵欣。”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众哗然,问话的是他们的班长,问题是……他是个男人。

    班长清了清喉咙:“老师,我是被逼的。”

    他身后几个女生义愤填膺,集体埋头。

    他笑了笑,把讲台上的名册拿起来,搭在手臂上:“没有。”

    大家轰然笑起来,嗡嗡地议论着。

    结果因为班长的起头,所有人开始很有心机目的地往个人方向引。试探他的个人游历,国王学院的见闻,他很配合地回答着每个的问题,偶尔还会延展许多趣闻,让人听得很是享受。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些看似平常的问题组合起来,就是面前这个说话温和的人有很好的家庭,简直完美。

    听不到人说话?天大的优点。

    这样他只要和你说话,都仿佛是深情专注,只看着你。

    “天,我们学院有禁止师生恋的规矩吗?”刚被点到的人坐下来,低声喃喃着。

    他忽然停顿了声音,抬起头在教室里扫过:“童言。”

    在教室最后排,站起来一个女生:“老师,你是北方人吗?”

    童言从他刚才进教室,就有些回不过神。他的脸那么熟,很像是一个人,可是那个人应该是学心外科的,而且根本不是失聪的人。可如果不是,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像,连微微笑的时候右边那个酒窝都一样。

    他沉默笑著,弄得所有人有些莫名,到最后才点头说:“是。”

    果然是他。

    其实他们只见过一次,可是却记住了彼此的名字。

    那夜在急救室外,穿白大褂的他格外醒目,只可惜没这么温和。

    作者有话要说:恶趣味之一,重逢戏码,千古不变。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