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第338章 肯定能过好 文 / 玖拾陆

    挽月撩了帘子进来。
    见马嬷嬷站在落地罩下犹豫,她不由疑惑地看了一眼。
    想到三夫人那尴尬犹豫欲言又止,想到她离开时拉着马嬷嬷嘀嘀咕咕,又想到马嬷嬷现在进退踌躇,挽月的小脑袋瓜子后知后觉地明白了。
    “妈妈。”挽月戳了戳马嬷嬷的手臂。
    马嬷嬷转头看她:“怎么了?”
    挽月脸上泛红,干脆拉着马嬷嬷往外退了两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马嬷嬷看在眼里,忍不住道:“你嫁人还是郡主嫁人?”
    “我就是觉得吧……”挽月心一横,“妈妈还记不记得,那苏三公子是怎么进的顺天府?”
    这事儿提起来,马嬷嬷可太记得了。
    汪嬷嬷当时在诚意伯府外闪转腾挪着讲的那番故事,谁听了能忘?
    听热闹的忘不了。
    事关自家人,一股子火气往上腾腾冒着,那肯定更忘不掉了。
    这么一想,马嬷嬷脸上一哂。
    那时还是郡主让汪嬷嬷准备好、时机一到就去门口表现表现,这么想着,郡主可能也不是完全懵懵懂懂。
    挽月又道:“其实,把那外室、小倌儿都弄到一块去的是陈东家,而陈东家是遵了郡主的交代,是郡主安排了那些……哎呀那时陈东家都被郡主惊得说不出话来。”
    马嬷嬷:……
    许国公府在西大街翻来覆去想找出来的人原来是陈东家?
    而陈东家背后排兵布阵的人,却是她们郡主?
    哎呦她的老天爷!
    那些乌七八糟脏乱差的事儿,真是污了郡主的眼睛与耳朵!
    马嬷嬷一口气哽在嗓子眼。
    知道郡主大胆,却不知道郡主竟然这么大胆!
    能办出把那一堆人塞一屋子里的事儿,郡主真是、真是……
    马嬷嬷让挽月扶了下,在圆凳上坐下,凝重着神色思来想去。
    “你说,我去问问郡主,她怎么琢磨出来的那些事,是不是太迟了些?”
    挽月点头:“是太迟了,人都打发了,提那些做什么。”
    马嬷嬷道:“那我问问郡主弄没弄明白三夫人的意思?”
    挽月反问:“您觉得郡主懂吗?”
    “懂的吧?”马嬷嬷不是很确定。
    挽月继续问:“您希望郡主懂还是不懂?”
    “那肯定是……”马嬷嬷清了清嗓子,“得懂啊。”
    以前是年少,闺中姑娘简简单单的,眼瞅着要嫁人了,不能稀里糊涂的,要不然,三夫人做什么来这一趟?
    没看三夫人自己都臊得跟红灯笼似的了嘛。
    挽月一锤定音:“那不就行了?”
    马嬷嬷下意识要说“怎么就行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好像是的。
    得懂的事儿,郡主好像是懂了的。
    哎,她真是被自己绕进去了,竟然还没有挽月这么个直来直去的性子想得明白。
    马嬷嬷拍了拍脑袋。
    算了,不纠结了,再一知半解的,新婚除了新娘那还有新郎官。
    想想陈米胡同那吓死人的状况,协助顺天府处理过“血亲”弟弟一塌糊涂事情的新郎官,应该靠得住。
    马嬷嬷放心了,便催着挽月进内室去。
    “照顾好郡主,”她道,“去看看郡主头发擦干没有?天冷,别等下头痛。”
    挽月应下。
    内室里,林云嫣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见只挽月一人进来,便又往外侧看了一眼。
    没看着马嬷嬷,却听见了门开了又关上。
    “嬷嬷出去了?”她问。
    挽月点头。
    林云嫣不由笑了下。
    她就在里头坐着,外间动静多多少少听见一些。
    “让叔母和嬷嬷都操心了。”她道。
    挽月想了想:“都是盼着您成亲后能过得好。”
    林云嫣爱听这话,道:“那肯定能过好。”
    她也好,徐简也好,都是奔着这一次要过出一个好结果来的目标去的。
    就是徐简那人,谨慎自是谨慎,激进起来又真的激进。
    诚意伯府的院墙多高啊。
    前两天林云嫣特特往后头花园去。
    大冷的天,梅花还未开,整个园子都是冬日寂寥,连那水池上都蒙了冰,她就站在那儿,抬着头看院墙,看了好一会儿。
    那么高,光抬头看着都脖子酸,徐简偏还就翻了。
    来龙去脉说得头头是道,却也是在为难他自己。
    等成亲了,她自己盯着徐简,人就在眼皮子底下,说什么也要让徐简少来这种激进举动。
    前路再险再难,但这一次,并不是徐简一个人。
    还有她一道。
    林云嫣始终觉得,这一年多以来,她的确占得了一份好运气。
    徐简把这总结为“掌握得越多,运气就会越好”,林云嫣明白这一点,但同时,她更希望能靠这一份气运帮他们避开“错误”。
    人这一辈子,多长啊。
    哪怕他们两人此前时运不济,英年早逝,却也经历了许许多多,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岔路口。
    错误的、痛苦的,跌宕起伏。
    错误踏遍后,一定有办法走到正确,但林云嫣想的是,运气好些、更好些,少走一些错、去奔赴那份正确。
    那些失败与绝望,她不想品尝,更不想让徐简再品尝。
    夜沉了。
    天又亮了。
    婚期就在眼前,整个诚意伯府里张灯结彩。
    乌嬷嬷指挥着丫鬟婆子把红双喜的窗花贴上,灯笼也换了,彩绸悬上。
    林云芳过来“指点”了一番,又对着丫鬟婆子们的新衣裳品头论足,逗得所有人都在笑,这里评点完,又去载寿院里评点。
    小段氏笑得不行:“就仗着年纪最小,一个劲儿折腾,什么时候轮到她了,她就老实了。”
    林云芳只当听不见,又去打量林云定。
    “哥哥你行不行?”她问,“就比二姐高小半个头,你真能背得动她?要不然还是族里请位身高力大的哥哥来吧?”
    林云定被她嫌弃得耳根子都红了。
    小段氏笑着啐她:“浑说什么?云定这两年不止念书,还习武强健筋骨,云嫣那小身板能有多少份量,怎么就背不动了?”
    林云定没有去反驳林云芳,只一本正经与林云嫣道:“二姐放心,不会摔的。”
    林云嫣笑着点头。
    她当然放心。
    她的兄弟姐妹,不管是活泼的还是沉稳的,都是最靠得住的人,她都信任。
    她和徐简一块把路走通,也不仅仅是为了两人自己,更是为了辅国公府,为了诚意伯府。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