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第324章 番外二:宁公娶妻 文 / 支云

    自新帝继位后,便改年号为“天仁”。
    天仁元年,刚换了新主子的大臣们,不得不仔细逡巡起记忆,试图更了解昔日的宣王,今日的新帝。
    要说从前的宣王啊,那是素来不喜诗会等物,也从来没表露过有半点诗书上的才华。
    有些文臣便动了心思,想着探一探皇帝的深浅,这样才知道后头怎么为自己谋利。
    最初是表现在奏章的繁复之上,屁大点事也恨不能写成三五千字一般,还要引经据典,越晦涩越好。
    “之前我帮狗皇帝画过圈儿,我看你要是不喜欢的,只管画叉就是。我看也没什么合不合规矩。”薛清茵咂咂嘴道。
    这些文官的心眼子,你说有多深吧,还是有点深度,你说手段多高明吧,那真算不上。
    贺钧廷应声,面色沉静,一点怒意也无。
    只要为君者的手段足够强硬,别管是在奏折上画叉,还是在他们脸上画叉,都没什么分别。
    唯一的分别兴许只是下朝后,哪个哭得更大声一点。
    很快,文官们便发觉到这条路走不通。
    第二天,这位新帝将奏折甩在他们面前,连口都还没开,他们就忍不住两股战战了。
    于是一个个老老实实收敛了,只等着看这位在处理朝政时又是否生疏。
    毕竟先前宣王压根没接受过半点储君教育。
    这玩意儿可不是说上岗就能上岗的。
    帝王术不是说你压得住朝臣就行了,你还要懂民生之多艰,能辨臣子能力高低,将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这里头种种学问。
    绝非一日之功可成。
    三月。
    春汛引发了历城洪水。
    就在众人以为陛下会不知如何处置时,事情却飞快地解决了。
    其中献策的有一人格外引人注目。
    因为此人曾是徐家那条大船上的一员,当属徐氏一派!
    新帝赏赐了他。
    态度很明确,有功者赏,有罪者罚,两者丝毫不冲突。
    这般开明的姿态之下,其余人只恨不能个个为陛下献上良策。
    私底下,都有交好的臣子暗暗议论。
    “当今与梁德帝行事不同,却一样善驭人。更别说还有李侍中、宁侍郎陪伴左右,做坚实的拥趸……我看如今那些个尽都只想着趁新朝,多多建功立业,以谋求更高的位置。这一手实在妙极,直接将卢家的老底都给抽了啊。”
    “何出此言?”
    “卢闳依仗的,不过是昔日文官多愿意服从他。但新帝不计较他们昔日朝谁卖了笑,但凡你能做得出功绩,便能赏赐你。那何必再靠卢闳这棵大树?不如将自己变作大树。”
    “什么、什么朝谁卖笑,这话说得好像你我同僚跟那勾栏出身似的。”
    “哈哈,何必将自己看得这样高?有时想想,本也与勾栏无异。勾栏女子朝恩客卖笑,咱们朝中下省、门下省的卖笑,又有何区别?若你我不想卖笑,那便老老实实与陛下站在一处,才干不一定有,但忠心可以有啊!”
    “林兄通透,受益匪浅!”
    不知多少大臣私下议论后,越发豁然开朗。
    一时间,朝中政务清明。
    卢家也彻底打消了要再将卢家女塞入后宫的念头。
    而那个在洪水时献上良策的人,是由谁引荐的呢?
    正是宁確。
    宁確谢绝了旁人宴饮的邀约,便要回府。
    同僚实在忍不住道:“风波已平,又正值春日,赏花饮酒,岂不快哉?”
    宁確笑道:“有事,有事。”
    同僚纳闷:“你去年也总这样说……”
    同僚顿了顿,突然笑起来:“宁公这般人物,不会是……不会是藏了一位美娇娘在府中,这才总急着回府去吧?”
    宁確面色一沉:“严兄孟浪。”
    这严姓官员敛了敛神色:“我同宁公说笑,好好,是我之过。宁公如今的年纪,身边没有半个红颜知己,也着实叫人牵挂。”
    宁確皱眉,本想说你非我爹娘,牵挂什么?
    但这人紧跟着又道:“今日宁公无暇抽身那就不说,改日再摆宴,会有舞姬……”
    宁確语气微冷:“我劝严兄慎行。”
    “这……这自古风月之事,为何在宁公口中便成了见不得人的东西?”
    宁確平淡道:“忘了当今陛下的行事作风了?”
    “怎么?”
    “他从建府以来,直到今日,身边也只有当今皇后一人。”
    “那……那又如何?陛下昔日还是宣王的时候,便不喜女色。但这世间并非个个都能如陛下一般啊。”
    “你知道为何做父亲的,总是最喜欢那个肖似自己的儿子吗?”宁確反问。
    那严姓官员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受教。”
    所谓上行下效,投其所好。
    若朝臣愿仿效当今陛下,陛下看他们时是不是也觉得更亲近些呢?
    宁確这番话说完,打那之后就没人再邀请他去赴什么风月之会了。
    之后京中官员狎妓风气都收敛许多。
    再不会有人以互相玩小妾为美谈了。
    对京中的这些变化,宁確倒不是很在意。他眼下在意的是……
    许芷。
    从骨蒸病开始,他与许芷之间的亲密便是突飞猛进的。
    如今宣王登基,宣王妃理所成章做了皇后,一切回归平静。
    许芷便好像又忘了他……
    该如何是好?
    直接登门提亲?反正也不必担忧皇帝多疑了。皇帝都换了。
    还是太孟浪了些……
    宁確辗转难眠,却听得院子里“噗通”一声。
    宁確匆匆抓了外衣冲出去。
    正是许芷!
    许芷爬墙很是利落。
    但宁確还是觉得羞愧,竟将这传给了她……
    “睡下了?”许芷见他只披了外衣,不由后退半步。
    宁確忙道:“只是要睡,还未睡。夫人寻我,可是又出了什么事?”
    许芷撇嘴:“倒是只能有事才能寻你吗?”
    “自然不是!”宁確脱口而出。
    这话对宁確来说,有些惊喜。因为这说明,许芷无事的时候也在想着他,正如他一般。
    许芷走到院中的石凳旁就要落座。
    “等等,乍暖还寒时,石凳冰凉。”他说着先进去拿了垫子出来给许芷。
    宁確心头还想呢,若论此道,还是远不及当今陛下。
    日后要多多学习才是。
    许芷这厢坐下后,脸色显得平和许多,她道:“明日陛下要秘密处死薛成栋。”
    毕竟是一手把贺松宁带出来的人。
    新帝怎会留他?
    “他托人传话,说临死前要见我一面。”许芷面色复杂道。
    宁確听到这里,也拿不准许芷的心思。
    这是想见?还是不想见?
    却听许芷突然道:“你陪我去如何?”
    “我?”
    “你不愿意?”
    “不,不,我愿意,很是愿意。只是……夫人想好了吗?”宁確说这话时,心都狂跳了起来。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太多东西了!
    许芷瞪他一眼,嗔道:“我问你去不去,答就是了。说这么多做什么?倒不如女子爽利。”
    宁確赔罪道:“夫人说的是,是我说得不妥。”
    许芷心头的火气一下就消了。
    薛成栋过去就是不乐意哄她。
    宁確向来在她跟前低头,而且低头低得真情实感。
    许芷轻叹一声,起身道:“就这事,走了。”
    宁確便也不多言,送着她离去。
    只是这夜是彻底睡不着了。
    他起身唤来府中管家,道:“我亲自起书,你派人送回族中。便说我要成亲了。”
    管家大惊失色:“什么?哪家姑娘?”
    他从没听说过啊!莫不是老爷睡昏了头,错把梦当现实了?
    宁確此时却已经开始嘀咕上了:“请何人代为登门提亲最好呢?”
    他擅自过去,那都叫孟浪,得有个年长的女性代为说亲。
    等这个琢磨清楚了,宁確又点灯连夜琢磨起了聘礼用哪些。
    如今的宅邸小不小了,是否要花银子扩建。
    等洋洋洒洒做了不知几张计划书,天亮了。
    宁確搁下笔,这才开始想……那临死之人,会不会能换取夫人三分怜惜呢?
    虽然熟知许芷的性情了,但宁確心中还是有一分担忧。
    见不得天光。
    昏暗阴冷之所,便是如今薛成栋栖身之地。
    他面无表情地倚坐在那里,对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并没有多少的慌乱。
    直到听见一阵脚步声响起。
    他抬眸望去,瞥见了许芷的身影。
    “你的面色不大好。”薛成栋低声道。
    口吻还如昔日夫妻时一般。
    许芷淡淡道:“入冬病了一场,如今好了。你有何话要说?”
    “宣王问我,我将你的亲生儿子换到了何处去。我自该要亲口告诉你。”
    许芷精神一震:“换到了何处?”
    “在金光寺后的地底下。”薛成栋道。
    许芷一把抓住面前的栏杆,怒火熊熊燃烧:“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薛成栋道:“他生下来便不会哭喊,我抱在怀里时便知道他死了。”
    许芷跌坐下去,眼泪倾泄而出:“不可能,你骗我,是你狠心杀了他……”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便主动将尚在襁褓的贺松宁接了过来,成了薛宁。如此你就不必忍受丧子之痛。之后我将那个孩子埋在了金光寺后,望佛法超度他,佑他来生平安。”
    薛成栋的语气平静,但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
    因为他看见一道身影奔进来,将许芷从地上扶了起来。
    宁確。
    宁確!
    薛成栋霎时面色铁青。
    许芷注意到他的变化,也气得冷笑:“你这人真是奇怪,说起你自己的亲生儿子,语气这样冷漠。却在见到我要嫁与旁人时,就这样变了脸。”
    薛成栋岂止脸色变了,连语气都变了:“你要嫁给他?”
    宁確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他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砸昏了头。
    薛成栋僵着脸道:“本就是刚生下来,还未经我手养成的孩子。如何有感情?我将他埋在金光寺后,便已是望他来世千好万好。”
    许芷被他这话气得不轻,又问:“那清茵呢?清茵你也不在乎?她如今有了孩子了。你也半点不关心?”
    薛成栋动了动唇,只盯着宁確,随即道:“我不喜欢她的性情。她分不清是非轻重,心中待你这个母亲,也没有多少爱重。”
    “养儿养女岂能如此功利看待?因性情不好,便不爱她!因不够爱父母,便不爱她!你又何曾教过她?”许芷气得大骂。
    不过她也知道薛成栋这说的是过去的薛清茵,她真正的女儿。
    “后来的清茵呢?她变得聪明了。可你依旧不喜欢。”许芷冷冷道。
    “她的聪明便是用在撺掇你同我和离之上。”薛成栋淡淡道。
    “薛成栋!你真是活该!”许芷骂他,“是因为你家中都是一群没有心肝的豺狼虎豹吗?便也将你生生教养成了这样个冷心冷肺的禽兽!你知道贺松宁为何会输吗?恐怕也正是你教导的结果!都与你一样的秉性!”
    薛成栋听见这句话,面色沉了沉,一时间没有再说话。
    许芷忍不住讥笑他:“怎么?还不愿接受这个失败的事实?宣王登基为帝了,你不喜欢的女儿做了皇后。贺松宁败了,他死了。你觉得很不甘心?很遗憾你没能借贺松宁做成摄政王?”
    许芷说着又想骂他:“你真是个混蛋。就算真如你所说,是为不叫我经历丧子之痛,才抱回了贺松宁,你又何苦将他教成这样?他若真是个端方君子。也不至于死……”
    到底是这么多年看着长大,许芷心中对贺松宁真是恨极,但又觉得唏嘘。
    薛成栋终于又开了口,他道:“冷心冷肺的禽兽吗?兴许罢。年少时要娶你为妻,便大抵是耗尽了这一生的感情。”
    许芷怔住。
    但很快她便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冷冷道:“那又如何呢?也许如你所说,你唯一像人的时候,就是当年娶我的时候。但禽兽是变不成人的。”
    “你心中,操弄夺权才是最重要的。而儿女你视若敝履,偏在我心中,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你我走到今日,一点也不冤枉。”
    “我倒觉得可惜,可惜没有早些放弃与你这样耗下去。早在那年我怀胎中毒之后,便该与你和离了!”
    薛成栋听见这句话,脸皮抽动了下,嘴角紧绷。
    “你为何带他来?”薛成栋挤出声音。
    “你以为我是带他来奚落你?”许芷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冷冷道:“我今日来见你,不愿他误会,心生芥蒂,自然带着一同来最好。”
    宁確在后头听得满腔柔情,几乎化作一滩水。
    恨不能今日就将人娶回家。
    那骨子里的血液都在奔腾,恨不能状告天下,他对她的倾慕之情……
    “我们走吧。”许芷吐了口气,她得进宫去见见清茵,去见见小太子,此时心中那疼痛才按得下去。
    宁確点点头,跟在许芷身后。
    他们的脚步声渐远。
    薛成栋才突地蜷缩扣倒在地上,指尖在地砖上抓出了斑斑血迹。
    禽兽变不成人。
    但禽兽自然也有锥心之痛。
    不多时,有人送上一壶毒酒。
    他挣扎着坐起来,眼皮都没颤一下,无牵无挂,一饮而尽。
    许芷进宫一趟,便又好似汲取了无穷力量,出来时脸色好看多了。
    随后宁確又陪着她去了金光寺,找到了那个孩子的坟包。
    许芷流了会儿泪,但也知道沉溺过去无用。
    她只是将那些早年为儿子做的小衣小裤,一同埋了进去。
    虽然他也许已转世投胎不知几何,但也要告诉他,他的阿娘爱着他。
    几日后,正逢良辰吉日。
    宁家的老夫人,颤颤巍巍地赶赴许家。在上柱国夫人的陪伴下,向许家提了亲。
    许芪傻了眼:“什么?”
    我去我要换个更厉害的妹夫了?
    京城中也顿时激起了千层浪。
    当初许芷和离,不少人说薛成栋已经足够好了,许芷离了他,自然再找不到第二个好人家了。
    哪怕如今女儿薛清茵已经做了皇后,但难免仍有人酸溜溜地说上一句,到底是没了丈夫倚靠呢。
    “怎么会是宁確?”
    “他昔日是魏王一系的人啊!”
    “他将来恐怕是要做宰相的。”
    “她是和离再嫁,这宁公却还从未成过亲啊。这许芷,这许芷……”
    他们思来想去,想不通透,最终只得憋出一句:“这许芷母女着实是有大本事的!”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