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繁體中文

第233章 荒星熊猫崽崽X战损星际上将09 文 / 红豆豆儿

    第233章 荒星熊猫崽崽X战损星际上将09

    “管得倒是挺宽。”

    戚寒星靠在沙发上,眼眸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

    毛团子扔完烟,又晃晃悠悠的往他跟前走去。

    两只胖爪子搭在沙发边缘,后脚往上一搭,一使劲儿就爬了上去。

    紧接着,它爬到了戚寒星旁边,在没有挨着他,却又离他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戚寒星没有说话,也没有再抽烟,显得有些沉默。

    虞真抬头看了一眼他,却发现他银蓝色的眼睛似有若无的落在他戴着白手套的手掌。

    他掌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捏着一只戒指,上面有蔷薇花的纹章。

    “知道这是什么吗?”

    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毛团子抖了抖耳朵,目光落在他的手掌中。

    “帝国之花,只有贵族才能佩戴。”

    戚寒星说:“从小她就喜欢拿着这只戒指坐在窗边,一开始我以为我那未知名的父亲不过是个没落的贵族,却没想到……”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看过剧本的虞真却知道一切真相。

    戚寒星的所谓“父亲”竟然有着那样惊人的身份——

    帝国的掌权者,皇帝陛下。

    他一共只有两个儿子,一个便是帝国太子秦临安,一个便是二殿下秦琰。

    老安泽是秦临安的老师,也是救过戚寒星的“恩人”。

    戚寒星因此心甘情愿的做着大殿下的心腹,为了往上爬不惜一切代价,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帝国上将。

    但戚寒星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老安泽“救”他,不过也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却没想到我的母亲竟然给了我这样一个惊喜。”戚寒星嗤笑一声,随手把那枚戒指扔到了毛团子跟前。

    “喜欢吗?喜欢就拿去。”

    毛团子当真把戒指拿在手中看了看,随后有些不感兴趣的扔到了一边。

    戚寒星看得有趣,戴着手套的手落在它脑袋上,轻轻摸了摸。

    他眼眸深沉,里面全都是化不开的浓雾。

    “滴滴”。

    通讯器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内响起。

    戚寒星收了收情绪,点了接通。

    一个带着些深沉的低沉嗓音响起——

    “……现在你信了吗?”

    戚寒星眉心微皱,身上一瞬间变得紧绷起来:“知道了又如何?”

    对面的人轻笑一声,说:“我只是不忍心见你一直被我那个好哥哥一直蒙在鼓里罢了,戚寒星,按理说你是我的弟弟,我们有必要这么见外吗?”

    “你不会以为飞船失事真的是我做的吧?”

    秦琰笑道:“我虽然确实不太喜欢你,但既然能够拉拢你,我为什么又要做这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戚寒星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中明明灭灭。

    他说:“那又如何?”

    “虽然你同样是父皇的子嗣,但你根基太浅,又没有母族的势力,你难道就不恨老安泽和秦临安?”

    “他们明知道你的身世,却把你当作狗一样,看着你因为救命之恩对他们感恩戴德、摇尾乞怜?”

    “戚寒星,我的好弟弟,你既然能为秦临安做事,为什么不能站在我这一边?”

    “我们之间也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为什么不呢?”

    “你应该也想要报复他们吧?”

    “让他们失去最为看重的东西,这种痛苦才能彻底宣泄你的愤恨。”

    虞真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能够听到本书第二反派的声音。

    帝国二皇子,秦琰。

    看来戚寒星能够得知真相也有秦琰的提醒。

    只是不知道现在的戚寒星会如何选择。

    “我的事情就不劳殿下费心了。”戚寒星说。

    秦琰并未纠缠太多,只道:“……也不着急,上将可以好好考虑,今日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这句话之后,秦琰的声音消失在空气中。

    虞真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却发现即便是现在戚寒星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他太稳了,好像什么事情都影响不了他的心神。

    但虞真知道,他的内心应该并不像表面一样毫无波澜。

    不然在原书中也不会做出那些事情。

    戚寒星沉默的时间有些久。

    熊猫团子伸出爪子试探性的放在他的膝盖上,怕戚寒星没感觉到,还用胖爪子使劲儿往下按了按。

    “怎么了?”

    纷乱的思绪被打乱,膝头上不轻不重的按压感如此清晰,戚寒星垂眸看向胆子越来越大的毛团子:“……饿了?”

    为什么不管到哪里所有人都觉得她一有事就是饿了?

    算了,这个先不纠结。

    在戚寒星的目光中毛团子摇了摇头。

    “嗯嗯!”

    毛团子按了按紧实的大腿肌肉,想了想,干脆把脑袋搁在了他腿上,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然后后腿一蹬,落在沙发上的戒指被它一脚蹬在了地上。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了几下便彻底停歇。

    “我都不气,你生什么气?”

    头上一重,接着便是轻重适度的抚摸感。

    戚寒星声音平淡,但却锋芒毕露——

    “不值得的事情不必生气。”

    “左右也不过是手脏了些……”

    他好像说得十分平常,但虞真却能听出来几分戾气。

    反派这心理素质真的不是寻常人能比拟的。

    他似乎想通了什么,轻笑一声后,直接提着毛团子去了浴室,虞真被迫洗白白之后被他直接扔到了床上。

    “等着。”

    说完这话,戚寒星转身又进了浴室,不过一会儿浑身便带着水汽走了出来。

    他头发半湿半干,走到窗前直接掀开被子,自己躺进去之后长手一捞便把毛团子抱在了怀中。

    虞真敏锐但感到他抱着她的力道有些大。

    “嗯嗯!”

    戚寒星松了松力道,这才显现出几分疲惫:“……抱歉。”

    说完,他调整了一下力道,让毛团子直接枕着他的手臂。

    戚寒星的头发很长,有一些落在她的身上,有些冰凉凉的。

    他低头往它跟前碰了碰,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像冰川上融化的水,带着些冷意的清冽。

    “你说……”

    戚寒星银蓝色的眸子离她有些近,虞真在他眼眸中看到了渐渐升腾而起的风暴。

    “我要怎么杀了他们?”

    他眼神真挚,没有戴手套的手捏了捏黑色的毛绒耳朵。
各位书友如发现章节更新跟不上或错误,请点右边的 章节报错 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给大家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谢谢
上一页        返回书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